一个很精彩的悬疑故事:《仙劫》,魔幻风格与紧凑的半悬疑交融

2020.12.16 悬疑故事 6

作者:逡罗

首发于脑洞故事板公众号11月24日

1

我想了好久,这个事儿只有和丁山说了,他是我最好的朋友,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犹豫地看了他一眼,说:“我可能要成仙了。”

丁山拿着茶杯呆呆地望着我,过了好久才问:“你找我出来就为了说这事儿?”

我笑着问:“不然呢?”

丁山盯着我的眼睛,我也盯着他。他没笑出来,也没质疑我是不是疯了,我猜他一定是疯了。

丁山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然后若有所思地说:“需要我做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我明显感觉到他松了一口气。

我说:“帮我把医药费结了吧,顺便办出院手续。”

两个小时之前我还是一个病人,趁着医生和护士不注意我才能溜出来。

2

丁山还是够朋友的,现在也只有他还愿意帮助我。

出了医院,丁山开着车带我没有目的地在城市里游荡。

他没有问我为什么要自杀,也没有问我老婆去哪了。他不是一个婆婆妈妈的人。

正好我也不想说,这些和我要成仙这件事儿比起来,太微不足道了。

丁山问:“去哪?”

我仔细回忆起那个梦,对他说:“我需要一点暗示。”

“什么暗示?”丁山开着车,眉头在他的脸上拧成了一个疙瘩。

我说:“寺庙、道观、教堂什么都行。”

3

我们去最近的一座道观。道观里几乎没什么人,只有一个道士在大殿门前的桌子上昏昏欲睡。

我在真武大帝的铜像前跪了半天。

“得到暗示了吗?”丁山紧张地问。

我说:“腿麻了算不算?”

我看到恭桌旁有一个签筒,我随手拿过来,在神像前求了一支签。

丁山好像比我还紧张,他伸手捡起落在地上的签,看了看竹签又看了看我。

竹签上一个字都没有。

我说:“这就是暗示。”

我拿着竹签走到道士面前,叫醒了他。

道士擦了擦口水,睡眼惺忪地看着我,说:“施主,解签吗?”

我把竹签递了过去,道士看了看,表情有点尴尬,我猜这支竹签他一定忘记了刻字。

道士装模作样地说:“施主所求之事,只有天知晓。”

丁山拉着我的衣服说:“道爷都说了,这事儿天才知道,我们走吧。”

道士见丁山要拉着我走,急忙又说:“不过怕贫道愿以折损阳寿为代价,为施主道破这天机。”

我点点头,对丁山说:“借我点钱。”

丁山不情愿地把钱包递给我,说:“这些都是骗人的!”

我笑着说:“我被人骗的还少吗?”

丁山欲言又止。

我从钱包里抽出两张钞票放在了桌子上,说:“辛苦道长了。”

道士掐起掌决,微闭双目,说:“施主请报一下生辰八字。”

我把出生日期告诉了道士。

道士嘴里念念有词,突然他睁开双眼,一把拉住我的手腕,惊叫道:“你应该死了才对!”

4

如果不是那个意外的电话,也许我真的已经死了。

那天早上,我躺在床上一直盯着天花板,可脑子里却乱成一片,好像有一百个人在同时对我说话,反而一句话都听不清。身体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害怕,一直在颤抖。

娜娜摸了摸我的头说:“生病了?”

我吓了一跳,大脑里的那些声音就像同时被掐住了喉咙一样,戛然而止。

我用了好半天才想起这个女人是我老婆。

我推开了娜娜的手说:“我没事,就是做梦了。”

“梦到什么了?”娜娜一边起床一边问。

“我梦到了……我!”我的声音忍不住颤抖。

梦里,我好像在地下的世界,泥土潮湿的腥味儿让我作呕。我隐约看到一个浑身焦黑的人躺在那里,那个姿势一定很不舒服。

那个人似乎感觉到我的出现,他一张嘴我的头皮轰然发麻,那不是我的声音吗?那个人竟然就是我自己!

梦里的我说:“你来了?”

我问:“你知道我会来?”

梦里的我笑着说:“我知道,我早就知道。”

我难以置信地问:“你是……我?我为什么会见到你……见到我自己?”

梦里的我说:“你见到我,就说明你快死了。你怕吗?”

我说:“废话,谁不怕死?”

梦里的我笑了,说:“别怕,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要成仙了!”

我瞪大了眼睛,问:“成仙?我不信。”

梦里的我神秘兮兮地说:“你信与不信都没关系,等你再见到我你就信了。时间到了,你快醒了!”

我长出了一口气,原来是做梦。

在梦里意识到自己在做梦,其实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

一整天我都是在浑浑噩噩中度过的,甚至忘了去上班。娜娜下班回到家之后,殷勤地做了一大桌菜,我都忘了上一次她进厨房里是什么时候了。

娜娜开了一瓶红酒,她不停劝我喝酒,其实我更想和她聊一聊我的梦。

一瓶酒都被我一个人喝光了,我的胃开始翻江倒海,神智也渐渐涣散。我听到娜娜在我耳边喊我的名字,我想回应,可没有力气了。

娜娜拖着我向洗手间走去,我听到浴缸里放水的声音,我对娜娜说:“我想睡觉,不想洗澡……”

那是我第一次觉得娜娜的手竟然如此有力,也第一次发现她的心这般决绝。

娜娜把我扔进浴缸里,我的脚在外面,头却浸在水里。

我甚至来不及挣扎,水就从四面八方涌进我的嘴里、鼻子里和耳朵里,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离死亡这么近。

我又想到了那个梦,梦里的我对我说,你快死了!

我的大脑陷入了一片混沌,我隐约听到好像很多人出现在我身边,我觉得自己轻飘飘的,最后一缕意识也被无尽的黑暗所取代。

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在医院的病房里。

护士说我昏迷了三天,还苦口婆心地劝我要好好活着。要不是有人给医院打了电话,我就很可能淹死在浴缸里了。

我有点意外,这个人不给120打电话,而是打给医院的前台。不管是谁打电话救了我,我都觉得他是个怪人。

我不想解释,只是向护士要了医院前台的名片。

从那一天开始,娜娜好像在我的世界里消失了一样。

想到娜娜,我的心里竟然没有半点恨意,其实每个人的生命中出现过的人都会有他存在的意义,我觉得娜娜是被命运安排,来送我一程的。

5

丁山愤怒地甩开道士的手,大声说:“你要干什么?”

道士没有理会丁山的质问,嘴里呆呆地说:“不在三界之内了吗?为何还在五行之中?”

我问:“道长,我该怎么办?”

道士如梦方醒一般,他飞快地掐起掌决,口中念念有词地算了起来。

道士的神态几近痴狂,额头上已经渗出密密的汗珠。丁山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突然道士双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支撑柱疲累的身体。他喘着气说:“人于五行而生,施主却要于五行而终,施主的劫在此地,而缘在南方,向南去便可。”

道士像是在瞬间老了十岁一般,瘫坐在椅子上。

我站起身,向道士点了点头说:“谢谢,只是连累道长折损阳寿了……”

道士摆了摆手,勉强露出一个笑容说:“能送施主一程,是贫道莫大的荣幸。”

我不再说什么了,拉着丁山离开了道观。

临走时丁山拉着我说:“你看那个道士!”

道士正颤颤巍巍地对着我背影拜倒在地。

我说:“他拜的是我前世的功德、今后的福报。”

6

“南边……那就是云南了。”丁山看着手机里的地图说。

我摇了摇头说:“云南的南边是哪儿?”

丁山说:“是泰国。”

我说:“那咱们就去泰国!”

丁山的眼神游移不定,他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说:“好,就去泰国!不管到哪我都陪你,钱你不用担心,而且我认识一个泰国很有名的法师,也许能帮你!”

我点了点头,和丁山我不需要说“谢”字。

丁山陪我回家拿了护照,我们坐当天的飞机就去了泰国,好在是落地签证。

大概五个小时左右的航程,我靠在椅子上盯着舷窗外发呆。

就在飞机准备降落的时候,我像是被电到了一样,紧张地趴到舷窗上。

丁山被的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忙问:“怎么了?”

我慢慢回过头,看着丁山的脸,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有些事情没办法告诉他。

下了飞机,丁山办好签证带我过了关。我拿到行李箱之后,我顾不得其他人的怪异的目光,就地迫不及待地打开行李箱,在里面翻找一件衣服。可找来找去也没有找到我想要的衣服。

丁山皱着眉问:“在飞机上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我对丁山说:“我看到了一树梅花!”

7

泰国我不熟,只是当初和娜娜度蜜月的时候来过一次。我对这里的印象除了热还是热。

我和丁山走了几家商场,都没有找到我说的那种带有梅花图案的衣服。

我并不心急,时机到了我自然会找到,有些事情我急也没用,不管你信不信,世间的一切早已在冥冥之中注定了结局。

如果把人生看做是一条路,往前看好像有无数方向可以选择,但回过头却只有一条既定的轨迹。

改变的不过是选择,无奈才是宿命。

我跟着丁山在乡间的路上颠簸了许久才到那个村子。

丁山说他都安排好了,那个法师就住在这个村子里。丁山给了农户一些钱,我们租下了一间屋子。

入了夜,我一个人在房间里等着,丁山说法师今晚就能见我。

我等了很久,等得昏昏欲睡。

不知道从哪里烧起了大火,我从床上惊醒,像受了惊的兔子,眼里只有门。

打开门之后,我几乎一瞬间就被火焰裹住了全身。

灼烧的痛感从身体的各个位置传来,我以为自己会这样被烧死,但意识却越来越清晰。

我艰难地从火场的废墟里爬了出来。

“你还活着?”丁山惊呼了一声,我听不出他的语气是惊喜还是惊恐。

如果他害怕,也许是怕我的样子吧。

此刻趴在地上的我,就像是一只丑陋的虫子。

8

相信我,你不会想看到一个重度烧伤的人。

我躺在一张干净的床上。

丁山和一个脏兮兮的老人站在我身边窃窃私语,他们以为我昏迷不醒,其实能感知到周围的一切。

丁山说了一句奇怪的话,应该是泰语。

我听不懂泰语,但神奇的是我却听懂了他的意思,他在问,这个人有救吗?

老人也说着奇怪的话,我也能听懂。

老人说我的生命是奇迹。

生命的奇迹,抵不过阴暗的人心。

老人拍了拍丁山的肩膀,问:“年轻人,要想杀了这个人,一定要先杀了他的灵魂。”

丁山懵懂的点头。

老人又说:“杀死一个人的灵魂可比杀一个人的生命贵多了。”

丁山心照不宣地拿出钞票塞进了老人的手里。

我早就应该想到了,丁山一直要带我找的根本不是什么法师。

老人是个降头师。

9

烧伤结的痂像一个丑陋狰狞的茧把我包裹住。

降头师手里拿着一个刻满了古怪咒文的木锥,对着的心脏狠狠地钉了进去。

木锥刺破血痂穿透心脏的声音,让我的灵魂都在颤抖。

丁山问:“成了?”

降头师信心满满地说:“等我将他埋进地下,七天之后拘走他的亡魂,他就永世不得翻身。”

丁山还是有点不相信,他问:“他不会再活过来了吧?”

降头师哈哈笑,说:“年轻人,如果他还能活过来,就让我永世不得翻身好了!”

他的笑声好难听,我却无聊地想知道“一语成谶”用泰国话怎么说。

我躺在草地上,只觉得头脑从来都没有这样清明过。

说出了你都不相信,甚至知道这个夜里有多少颗星星挂在天上,有些是人类知道的,有些是人类还不知道的。

过了一会儿,丁山气喘吁吁地从土坑里爬上来,对降头师说:“挖好了,然后怎么做。”

降头师直接把我踢进了土坑里,真是简单粗暴。

我听到了铲土的声音,然后泥土铺天盖地从上而下,丁山填满了土坑之后,还踩了两脚,这下他终于放心了。

其实死亡不可怕,尤其是在习惯了之后。

10

我在充斥着腐朽气息的黑暗中度过了漫长的七天。

泥土潮湿的腥味儿让我似曾相识。

在黑暗中,我听到我脚步声,我等的人终于来了,那是另一个我。

我高兴地说:“你来了?”

另一个我问:“你知道我会来?”

我意味深长地说:“我知道,我早就知道。”

另一个我问:“你是……我?我为什么会见到你……见到我自己?”

我说:“你见到我,就说明你快死了。你怕吗?”

另一个我我说:“废话,谁不怕死?”

我安慰他说:“别怕,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要成仙了!”

另一个我我瞪大了眼睛,问:“成仙?我不信。”

我认真地说:“你信与不信都没关系,等你再见到我你就信了。时间到了,你快醒了!”

11

我被降头师从土里挖了出来,这一次没有丁山帮他,这个枯瘦的老人只用双手把我刨了出来,他的十跟手指几乎露出了骨头。

降头师嘴里念叨咒语,然后拔出我插在我心里的木锥。

我费尽力气站起来,大面积的烧伤还是让我的行动变得艰难而笨拙。

降头师跪在我身边,不住地向我忏悔,他说他无法拘役我的灵魂,他冒犯了神明。

我咳嗽了一声,把灌进嘴里的泥土吐了出去。

我用中文问:“你有手机吗?”

我知道他一定能听懂,他一头雾水地看着我。

我催促说:“手机借我用一下,人命关天,拜托了!”

我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残缺不全的名片,那是我出院之前,向护士要来的医院前台的名片。那场大火差点烧死我,也差点烧光这张名片,但好在还有一个完整的电话号码。

运气不过是宿命的障眼法。

降头师的电话能打通国际长途,看来他的客户基础很广泛。

电话通了,传来护士温柔的声音。

我对她说了我家的地址,还说有人要自杀,情况十分紧急,希望他们能派救护车去拯救他的生命。

挂了电话,我听到护士咕哝说:为什么不给120打电话,真是个怪人。

12

降头师依然跪在我的身边,一直在祈求我饶恕他。

我把电话还给降头师,说:“你的电话刚才救了我一命,我饶恕你了。”

这个世界最简单的事就是饶恕,最难的也是饶恕。

降头师眼含热泪看着我。

我有点于心不忍,但有些话还是要说:“我能饶恕你,可你又如何饶恕自己罪恶的一生?”

降头师抬起头望着我,眼神里突然之间多了一丝释然的解脱。

他随手拾起地上的那根木锥,他浑身颤抖着向我道谢,然后用力地把木锥插进自己的心脏里。

我俯下身,用手合上他的双眼。

我摇了摇头说:“该道谢的是我,谢谢你送我一程。”

13

没想到再见到娜娜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我正准备把降头师的尸体埋进土坑里,尘归尘,土归土。

娜娜在我身后惊叫了一声:“他没死!他怎没没死!”

我有点内疚,我现在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一定让娜娜看起来很不舒服。

丁山端着一把老式的猎枪对着我,我估计这把枪他是找村子里的人买的,有钱真好。他们一定是想最后再确认一下我是不是被降头师杀得魂飞魄散。

丁山哆哆嗦嗦地问:“你到底是人是鬼?”

这个问题问得好,我不是人也不是鬼,也许快成仙了吧。

我说:“你希望我是人还是鬼?我想你希望我是鬼吧,因为人永远比鬼可怕。”

娜娜忍着恶心对丁山说:“还废什么话,开枪杀了他!”

我问娜娜:“两个月之前你让我签那份保险的时候,是不是就已经计划好了今天。”

娜娜毫不掩饰地说:“是又怎么样?我受够了和你窝窝囊囊地过日子,你死了我就会拿到一大笔赔偿金。”

我问:“你不像是会做这样的事的人,是丁山教你的?”

丁山叹了口气说:“我和娜娜早就在一起了,如果不是公司的资金链遇到了一点问题,我也不会这样做,反正说什么都晚了,你就当做做善事,再帮我一次,也成全我和娜娜。”

丁山对着我开了一枪,子弹打碎了我浑身的血痂和因烧伤而扭曲狰狞的皮肤。

我像是新生儿一样,裸露着干净有完好的皮肤。

娜娜又惊又怒地骂我:“你怎么还不死?”

我想起了那个道士,他说人于五行而生,我却要于五行而终。我说:“我在浴室的水里见过生死,在村子的房间里浴火淬炼,我在降头师的木锥下感受到灵魂力量,我在潮湿的泥土里顿悟前世今生的宿命。现在还差一步,谢谢你们来送我。”

丁山的内心似乎崩溃了,娜娜却一把夺过了丁山手里的枪,永远都别小瞧一个女人的决心。

娜娜说:“这一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我摇摇头说:“不要开枪,我在子弹的金光中看到了因果。”

娜娜恶狠狠地说:“去死吧!”

她扣动了扳机,那支只能打两次的散弹枪炸膛了。

枪管的碎片和钢珠射进了娜娜和丁山的身体里,死亡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并没有感到多少痛苦。

我把娜娜和丁山的尸体也放进了那个土坑里。

有点尴尬的是,我还光着身子呢。我看了看丁山的衣服,虽然血迹斑斑,但是还能用。

丁山的T恤衫上有一棵枯树的图案,只有零星几片叶子,散弹枪的钢珠打进丁山的身体,渗出的血迹染红了那个图案。

就像是绽开了一树妖冶的梅花。

14

天光微亮,太阳在云层的缝隙中露出了头。

我觉得自己越来越轻,甚至可以在空中踏空而行。

我觉得自己越来越轻,甚至可以去过去和未来张望。

飞机的轰鸣声由远及近,我跳上了那朵最厚重的云。

我盘膝而坐,等待着给自己一点暗示。

飞机从我身边飞过,我看到舷窗里的自己,那个我紧张地趴在舷窗上,用匪夷所思的神情看着云层上的我。

我冲着在另一个时空里的自己挥了挥手。

还记得那个时候丁山问我,在飞机上看到了什么。

其实,我看到了坐在云彩上的自己。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