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思极恐的短篇恐怖小说:周日限定

2022.9.15 悬疑故事 1832

周日限定

“你觉得你在干什么,小姐?你不应该在这里!”刚走进天文馆的那个男人说。这个天文馆有一个巨大的穹顶,就像一个IMAX电影院,只是屏幕在头顶而不是在我们面前。

“不好意思,”我哽了一下,“我一定是走错了门……”

“那肯定不止走错一扇了,我觉得。”

“但这个地方我很眼熟,”我说,无法将眼睛从漂亮的内部装饰上移开。尽管我从小就很喜欢太空和星星,但我已经不记得上次参观天文馆是什么时候了

「只在周日开放」

这是写在天文馆外面的标语。“我今天是多幸运啊。”我想。

“每个人都说他们好像来过这儿,但他们从未来过。”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带着既不友善也不和蔼的微笑。看起来倒像是遗憾和恼怒的表情。也许只是因为他那身奇怪的装束使然——他看起来更适合呆在剧场里而不是天文馆。他穿着一身黑白条纹的西装,深绿色的眼睛周围画着一圈黑色,看起来他是大众脸又不像任何人,非常奇怪。

“您是这的工作人员吗?”我问。

“就像我说的,你不应该在这,小姐。你最好离开这儿。”

我点点头然后开始朝最近的门走去。然而,就在我快出去的时候,我转过身再一次向那个男人走去。

“我终于想起来了!11还是12岁的时候我们学校组织我们来过,我们看了一些特别的音乐演出还有——”

“不,你没有。就像我说的,你以前从未来过这儿。”他用一种比刚才粗鲁得多得语调说。我翻了翻白眼,继续朝门口走去。我甚至不太能说清楚我是怎么到这儿来的,我是个路痴。只是当你捕捉到一段很长时间以前的模糊记忆时,你会尽力想要搞清楚。他已经用很明显,同时让我觉得有点粗鲁的方式告诉我我不该在这儿,所以我只好离开这里。我伸手拉了拉门把手,但是纹丝不动。我转过头朝那男人露出一脸无助的表情,但他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

“好吧,你现在最好也坐下来,演出就要开始了。当它开始的时候,我们必须是坐着的。”

我扬起眉毛,环顾了一下四周一排排空空如也的红色天鹅绒椅子。我只看见里面有几个人坐在大厅的对面,他们深深地陷进椅子里所以我没法看清他们的脸,但我能听到他们悄声说话和咯咯笑得声音。

“您确定吗?”我问道,但他已经指着一张靠近门的椅子,我只能坐下来。说不清楚原因,但我觉得拒绝不是很好。也许这是什么新节目的试演,还挺刺激的。然,我觉得刚刚的争吵都很没意义,我是不该在这儿,但我现在也坐下来了。而且这也没多大关系——目前而言。

出乎我的意料,那个穿条纹西装的男的就坐在我旁边的大椅子里。他往后靠,然后也深深地陷进柔软的椅子里面。他盯着天花板,而天花板目前还没有显示出任何东西。

不过,他的一切举动看起来都小心翼翼的。就好像如果他动得太快或者呼吸得太用力就会折断他几根骨头似的。他现在行为举止就象个老头,但明显他也没有比我更年长多少。

我是copy ninja卡卡西,我模仿他的动作,也陷到椅背上。因为兴奋,我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

“听着,小姐。不要跟除我之外地任何人互动,好吗?”

“我还能跟谁互动呢?我又不会朝着那些走了那么远到这儿的人大喊。”我故意嘲笑道。


不一会儿灯光开始熄灭,我们坐在黑暗里。唯一能听到的声音只有我的心跳声。尽管现在的情况有点尴尬,但是我觉得我是属于这儿的。我觉得就像在家里一样,沉浸在童年的回忆里。某种程度上我想看到闪烁繁星和音乐交融的演出,但当然了,我知道我其实没法看到,毕竟这儿并不是真正的天文馆。

我猜你想知道正在发生什么。我也试图描述在这里的时候我的感觉,但你知道,逻辑其实并不适用于这个死亡房间里发生的一切。当时我还是比较迟钝,这儿的违和没能引起我的警觉。但该来的总会来的,只是需要点时间。而首先来的是,头顶的穹幕亮了起来。

一盏聚光灯在我们头顶照射下来,就像一个太阳一样。然而并不会闪瞎你的眼睛,相反,这使我着迷。下边的一切都在黑暗中枯竭了,包括我们。这个太阳开始收缩然后变成像云一样的东西。然后云开始滴水,几滴湿漉漉的雨点打在我皮肤上。

是雨,我一开始是这么想的。也许这是那种什么沉浸式互动演出。然而当我摸到我的脸,还闻到一股金属的锈味儿时,我知道这是什么别的东西。

“在流血,天花板在流血。”我轻声说道。

条纹男没有说话,他转向我这边盯了我一眼示意我保持安静。这时,有一把别的声音说话了。

「当你感到窒息时,你需要呼吸。」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就是能够充满你整个肺部让你感到充满活力的那种,但还没到舒服的点的时候这口气就被卡住了。这口气并没能完全地吸进去。就像你在跑步然后越跑越快越跑越快导致呼吸跟不上了的这种感觉。

我现在只想尽情地呼吸。

「你的肺在尖叫,你能听到吗?」

那把声音继续说。

恐惧开始在我体内蔓延。那只是声音而已,它无法控制我的肺。但一个感觉就是意识到呼吸行为的这个事实反而阻碍了我的呼吸。

“这不是针对你的,你能呼吸。”坐在我身边的男人说。

他是对的。我张大嘴巴,灌入的空气一时间让我眼冒金星,但很快就好了,自动就调节过来了。在我几乎放松下来的时候我听到了天文馆另一头传来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有人呛到了。我试图往前调整重心站起来看看前面发生了什么,但我发现我的身体是僵硬的。

「就现在。呼吸。就像刚出生时的那样。」


我听到气喘吁吁和窃窃私语,然后再次安静。那片云早就消散了,直到它再次变幻,我才意识到原来穹顶早已暗了下来。

然后我们看到了像是银河一样的东西。有一圈光晕在黑暗之中。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天花上的漂亮投影,但很快它就变丑了,比我以往见过的所有东西都要丑。那圈光晕中浮现出一张人脸,表情写满了痛苦与折磨。眼窝是一片空洞,嘴巴被切成一片一片。接着,它开始尖叫——至少在我发现这尖叫是来自房间而是来自坐在对面的那些人之前是这么想的。

“简(原文:Jen),噢亲爱的,没事的,只是一场演出而已。”我听到一个男人说。

另一个人,我猜是简,开始紧张地笑起来。

“这太他妈真实了,侧田(原文:Justin),我们第一次来的时候是这样的吗?”她说。

男人回答了什么但我听不清楚。

「当你活过了每一天,那最后一天肯定会到来」

那把声音又开始说话了。这次听起来声音确实像是来自天花板。那张恶心的脸依旧嵌在银河里,但周围的星星开始移动,同时这张脸张大了嘴。它几乎表现得像有什么从嘴里倾泻出来一样。

“你的第一次约会难道不是最美妙的经历吗?”另一端的一个男人说。但听起来不是刚刚说话的那个,这把声音比较苍老浑厚。

“那时候你依偎在舒适的椅子里欣赏着星星,”一个女人用更苍老的声音补充道。

“那确实是最美妙的事情了。”简回答道。

“那就是为什么我们回来,对吧?想要再次感受美好。”侧田附和。

“那儿还有别人吗?我觉得我只看到两个。”我悄悄对条纹西服男说。

“你以前来过这里吗?感觉不错,不是吗?温暖、舒适又美好。”

这次又是一把新的声音,听起来超级近,就像正对着我。而且,很奇怪的,我觉得我认识这把声音。要是我能往前探探就好了,但我做不到。我刚想张嘴回答但一只手抓住了我。

是条纹男。他用力地捏着我的手,差点就捏疼我了。然后我想起来他说不要有任何互动,所以我闭嘴了。

演出继续着。现在那张脸看起来几乎已经完全从假银河中脱离出来,而且看起来很饿的样子。我的心开始狂跳,突然之间我不再觉得舒服和安全,然后开始怀疑身边的一切,甚至包括我自己的存在。这不对。

“这不对。“我几乎哭了出来。

条纹男更用力地捏住我的手,我只能保持安静,但另一边的那对男女并没有。那个女的放声痛哭,直到那个男人的尖叫打断了她。我浑身发抖,这一刻我才意识到当我刚刚走进这儿的时候条纹男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从来没有来过这个天文馆,而且,我也从来没有去过任何一个天文馆,但这个记忆却如此清晰。

尖叫和喊叫消失了。那对男女现在异常的安静。

“你们没事吧?”我朝另一边喊道。现在我恢复了理智,好像刚从恍惚中苏醒过来。

没有回答。

银河消失了,云回来了,而且比之前涌动着更多的血。滴落的血打在我的脸上和衣服上,这些血污变成了我来过这儿的唯一证据。

演出结束了。

刚刚投影的东西完全消失,普通的光线再次照亮这个天文馆。

当我终于能够移动身体时,我向前摔倒了。我环顾四周想要找到刚刚听到的那些人,但一无所获,我试着去找那对夫妇,简和侧田,然而我看到他们仍旧陷在椅子里,冰冷,死寂,僵硬。

眼泪开始从我脸颊滑落。

我本来没有计划的,原本应该是去见文森。当我离家的时候已经天黑了。现在我怀疑不是晚上了,在这个没有一扇窗户的大礼堂一样的地方里,我开始想象外边已经天亮了。误打误撞来到这儿的时候,我忘记了原本我应该在干嘛。我是怎么走到这儿的呢?我怎么都想不起来。


“我为什么会在这?”我问。

“应该是什么弄错了我想。也许是在这个门打开的时候你误打误撞地经过,然后被吸引进来。还好你进来得很晚,这真的很幸运,真的。我从未见过别的什么人能只是看完全程而不被它吞掉。”

“我们……并不是在一个天文馆里,是吧?”我咕哝道。

他摇了摇头。

“这是个局。它用一种奇妙的熟悉感诱惑你过来,你看见的东西只是你的一部分回忆,它让你感觉这个地方是一个让人怀念的没被玷污的故乡。”

「它」

我甚至没有问这个“它”是什么。毕竟我已经看到了和感觉到了它的存在。

“它引诱了那对无辜的男女。”我的手因愤怒和恐惧止不住颤抖。我想从座位上跳起来跑开,但是我的腿动不了——至少现在还不行。

“他们不是无辜的,这儿没有一个死者是无辜的。有人决定了他们的命运,这个房间每周日都会诱惑这些人进来然后开始像刚刚的演出。实际上这很管用。”

“你是为虎作伥吗?”

他平静的外表仅仅被打破了一秒而已。

“我曾经也被引诱到这儿,额,以别的方式。曾经我是跟随着一束亮光来到这儿,现在我只听从它跟我说的东西。然而,这是我们第一次有计划外的人。我想可能是计划表出错了,你真的很幸运。”

“我需要帮助,打给什么人,我——”

“然后把他们带到哪儿去呢?来这个你以为你小时候来过的天文馆吗?只要你走出这个房间,你就再也找不到这儿了。然后你更希望的是,这个地方不会找到你。”

“那如果它找到我了呢?”我悄声说。

“那你就不会是挨着我坐了,而是在他们刚刚坐的位置上。”

我点点头,模糊的视线落在地面上。

“你要从那扇门出去。确保没人看见你。下次当你来到一个陌生而熟悉的地方时,要记得在门关上之前赶紧离开。”

周日限定-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