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短篇悬疑侦探小说《最好的地方》

2021.8.4 悬疑小说 12

作者:阿尔·努斯鲍姆(Al Nussbaum,1934-1996)

杰森·惠特尼医生看见两名联邦探员走进人头攒动的餐厅。两人身上的西服皱巴巴,面颊上有胡茬子,这两点泄露出真相,他们有一段时间忙碌得无暇考虑外表。探员们沿着靠墙的一排卡座疲惫地向他走来,想找一处空卡座。当两人走到年轻医生一个人坐着的卡座旁,医生冲他认出的那名探员打招呼,那名探员四十来岁,外表看来很和蔼,不过那是骗人的。

“你好,汤姆。坐这儿吧。”他的手一挥,指向他对面的座位,“这个时间大概不会有空卡座。许多人于上班路上在此停留,吃顿早餐。”

汤姆·坎贝尔沉重地坐进卡座,他那位模样很相似的同僚跟着坐进去。“我想要你见下我的搭档乔·莫菲特,这位是……医生……”坎贝尔打着响指,试图从记忆中提取出医生的姓名。

“惠特尼。杰森·惠特尼。”医生微笑地说道,对于自己未被人记住没有一丝不悦。

“对,正是。”坎贝尔点点头,应承道,同时乔·莫菲特与年轻医生握了握手。

“你们看起来像是度过了困苦的一夜。”医生说。

“你可以把这句话再讲一遍,”坎贝尔答道,“我们有两天没换过衣服。刚从西班牙带回一个人。”

“是引渡吗?”

坎贝尔露出揶揄的笑容,“你可以说成是引渡。我们要抓的人住在安道尔,就是西班牙与法国边境中间的那个以邮票著称的小国家。安道尔会允许那个人一直住到他的钱花光为止,而那会花上两千年左右。我们与安道尔也没有引渡条约。”

“那么发生了什么事?”

“照常呗。我们假装对那人没了兴趣,等到他疏于防范之时。当他犯了个错误,散步到邻近西班牙边境的地方时,我们已准备好。那人接下来只知道,乔与我每人握住他的一条手臂,押着他走过西班牙海关。我俩把他丢进汽车,火速送他到一架早已在基地里等着的飞机上。西班牙当局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看起来,为了抓捕这么一个人,你们克服了好多困难,也花费了好多。”惠特尼医生说。

“那人是亨利·哈蒙德。”坎贝尔的声音里有一丝自豪。

女招待走过来记早餐的点单。一等她走开,医生就复述了一遍那个人名,“亨利·哈蒙德……听上去有点耳熟。我应该知道这个名字吗?”

“他是个大牌金融家,两年前保释时跑路了,逃出了美国。他利用伪造的资产负债表和非法操纵,给自己构建了庞大的企业王国。他逃走时,几乎带走了那些公司名下的每一分钱。”

“哦,对了,现在我记起来了。当时报章上动静挺大的。你如何处理他?”

“十分钟前,把他送到了你那儿。”坎贝尔说。

另外一名探员乔·莫菲特一直静静坐着,现在却脸庞扭曲,露出疑惑的表情,说:“呃?”

坎贝尔转身对着他。“这位医生负责西街上联邦拘留所内的医务室,”他解释说,“今天他大概会对我们的朋友进行身体检查。”

“所有的新犯人都归我检查。”惠特尼医生赞同道。

女招待端着他们点的食物回来了。三人没怎么说话,直到他们舒服地靠在卡座椅背上、品尝起咖啡才重新开口。谈话随即回到了亨利·哈蒙德身上。

“你觉得他会归还那些他偷走的钱吗?”医生问道。

“这个问题你得要问哈蒙德本人了。我们飞越大西洋回来的一路上都没能从他口中撬出半个字。他大概把钱安全地藏在二十几家瑞士银行里吧。有一点是明确的——没人会再见到那笔钱,除非哈蒙德想让他们见到。”

“我好奇是什么让这个人决心成为罪犯?”医生沉思问道。

坎贝尔耸耸肩。“谁晓得?人并不总是做自己会期望的事情,也不会如你所想的刚好适合某种模式。比如说,以你自己为例,你这样年轻有为的医生在公共卫生服务部干什么?如今不再有征兵,所以你不用像过去的医生和牙科医生一样选择在公共卫生服务部供职,以此来替代服役。我敢打赌,你本可以在好几家私立医院中自由选择工作。”

“是的,我大概可以,但我很高兴干目前的工作。我觉得对我来说,这是最好的地方。假如我不这么觉得,我会去别的地方,或者做别的差事。你对于自己的工作也这么觉得,对吧,汤姆?目前的警察工作对你来说是最好的职业?”

“你一定是看透了汤姆,”乔·莫菲特说,“你把他的想法用言语讲了出来,讲得比他本人更好。他去年已经回绝了两次升职。他本可以在华盛顿干一份舒舒服服的办公室工作,可他更喜欢运送逃犯。每个人都认为他疯了,可他说他在眼下的职位干得很开心。”

他们又闲聊了若干分钟,接着一起离开餐厅。他们在店外面的人行道上停步,分手道别,随后汤姆·坎贝尔的脸色困惑又尴尬:“医生,十分抱歉,可我——呃——我又忘记了你叫什么。”

杰森·惠特尼笑了。“没事。如果知道有多少人难以记住我,你会惊讶的。下一次你到拘留所的话,顺便到我的办公室来打声招呼。我的小电炉上总是煮着一壶咖啡。”他转身对另一名探员说,“莫菲特先生,邀请对你也有效。随时来都欢迎。今天见到你们俩很愉快。”

杰森·惠特尼一直等到那天上午十点钟,才把亨利·哈蒙德叫到医务室里。他选择那个时间是因为到了那时,上午要看的病人已经诊疗完毕,他的助手们则在享受喝咖啡吃点心的休息时间。

“上午好,哈蒙德先生。我是惠特尼医生,这儿的医务官。我负责你和其他犯人的健康以及身体状况。检查每位新到的犯人、决定他们是否需要任何种类的治疗,这是我的工作。”

哈蒙德点点头,表示明白。他眼睛下面有黑眼圈,紧张地站在医务室的门口,右手时而紧握成拳,时而松开,节奏不一,目光来回扫动,将所有橱柜与设备都纳入眼中。显然,突然被捕并被押送回美国这件事对他震动极大。

“请到这边来。”惠特尼说道,同时将他带进一间侧室。

这间侧室内只有光秃秃的白色墙壁,唯一的家具是一张为病人准备的检查台。没有一样有可能让人分心的东西。

“请躺下来。我要量下你的血压。我相信你以前测量过。”

医生把袖带包在哈蒙德的手臂上,再捏动橡胶球给袖带充气。

“尽可能安静。我想要获取最低的血压读数。尽可能放松,试着不要想起任何事。”

惠特尼忙着操作血压计。

“哈蒙德先生,你的血压读数有点高。我认为你有点太过紧张。假如你不介意的话,我会向你展示如何放松。只需闭上眼睛。对的,闭上眼睛,放松眼睑。我觉得假如你照我的建议做的话,你能感觉到完全放松。彻底放松眼睑。现在把你的注意力转移到手臂上。让它们变得完全无力。把它们想象成软袋子,当我提起它们时,让它们落回到台子上,就像两只软布袋。非常好。现在我们会对你的双腿做同样的事。看,你现在放松得多,自在得多。

“我会再测量下你的血压,看看你做得有多好。哦,非常好。非常非常好。你比之前放松得多。让我再尝试一次,哈蒙德先生,这一次始终保持眼睛紧闭。那会有助于放松过程。

“好的,现在放松你的眼睛。现在放松你的手臂。让它们变得像布袋子一样软绵绵。现在轮到你的双腿。放松它们。放松你的整个身体。让你的整个身体变得软绵绵。让你的整个身体变得沉甸甸。变得完全舒服。现在,假如你真的放松了,你会发现自己的眼睑睁不开。彻底放松眼睑和身体。当你感觉自己完全放松了,你可以尝试睁眼。假如你完全放松了,眼睑会是睁不开的。假如你睁不开眼,你会彻底放松。那很好。现在试试睁眼。看吧——你睁不开眼。你彻彻底底地放松了,你睁不开眼。你的双臂和双腿沉甸甸、软绵绵的,提不起来,也动不了。”

就是这样迅捷和容易,杰森·惠特尼医生没有用过一次“睡眠”或“催眠”之类的字眼,就让亨利·哈蒙德进入了深度催眠状态。

接下来的半小时里,他进一步深化了催眠状态,接着从哈蒙德口中获知了十个秘密银行账户的密码与余额。就在他让哈蒙德醒来前,他命令哈蒙德永远忘记秘密账户存在过这回事。“而且你永远记不起我的姓名。”他告诉哈蒙德。

这句话让惠特利想起了汤姆·坎贝尔探员。一年前,当他催眠了坎贝尔,命令坎贝尔日后向他报告那些拥有黑钱的犯罪分子的情况时,他疏忽大意,忘记命令他永远要一个人去那家餐厅。他一有机会就得要纠正那次疏忽。

当哈蒙德离开医务室、回到他的牢房时,惠特尼医生目视他离开,感到一阵满足。对他来说,这儿是最好的地方。去医院上班有可能需要长时间工作,他在这儿不必操劳,同时挣着更加多的钱,他一年内挣到的钱比他那身为职业催眠师的父母一生赚到的收入远远更多。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