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怪谈:札神町奇惮(一至十)

2022.11.24 悬疑故事 1613

 这是一部百物语短篇集。

  先说在前头,名为百物语但作者只写到第72个 囧似乎是个坑了…这样。不过看单篇小故事还满有趣的。

  ==============

  序幕:不知何人

  这是一个位在关东北部,毫无特色的普通城镇。

  不过这个城镇有许多都市传说和怪谈,在网路上还曾沸腾一时。

  但那种程度的故事在哪儿都有,像是风俗、传说……之类的。然而,很多人也只是晓得有那些事,却不知其内容为何吧?

  有人说,恐怖故事什么的全是编造的谎言。但是啊——无风不起浪哟。

  举个例子,假设有人想出一个虚构的故事好了,可这会是个完全原创、没有任何其他参考的故事吗?

  就算是职业小说家,也没办法想出一个完完全全原创的故事。小说家会参考一些资料,然后创造出原创部分占百分之八十的作品。不过,那余下的百分之二十,难道不也是参考什么而来的吗?

  是的,无论什么事物,都有所谓的「基础」。

  我们现在述说的这些故事,追本溯源,就那么巧合的——都会归于一个故事。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我想,应该有人曾创造出真正的、完全的、彻底百分之百原创的故事吧。

  这么一想,不知怎地感觉挺有趣的呢。

  来吧,在眼前摆上一百根蜡烛,然后一根一根的,每说完一则故事就吹熄一根吧。这就是百物语的乐趣所在。

  一百根蜡烛全部熄灭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呢?

  我?

  我的事就别管罗。

  来吧,我们开始说札神町的百物语吧,哪。

  第一根蜡烛:CD第五首

  「菁英都去死吧!」某个男人说。

  这个失业的男人,憎恨着这世界上所有的菁英份子。

  他本来也走在菁英的道路上,却因为订单出错的工作失误,被大公司炒了鱿鱼。

  于是这个男人就从此自菁英的行列中被剔除。

  某日,男人从一个全身上下穿得一身漆黑的绅士手中得到了一张CD。

  「这是一张能让你改运的CD。好好地去听第一到四首,你的人生就会变成彩色的。不过绝对不能听第五首哟。」

  「第五首是什么?」

  「这我不能说啦。不过你若听了第五首,你的人生就到此为止了吧。」一身黑的绅士离开了。

  男人赶快回到家,迫不及待地开始听那张CD。

  第一首播放的是某个男性企业家的秘密。

  于是男人用这个秘密胁迫那位企业家,榨取了大笔的金钱。

  第二首是针对某公司股价的情报。

  男人用一半从企业家那里得来的金钱买下该公司股票,赚了大钱,用这笔钱开了间公司。

  第三首收录的是关于一个最适合纳为部属的男人的情报。

  他照着CD内容所言网罗了那个男人。藉着优秀的部下为他工作,他的公司很快地扩张且强盛起来。

  第四首是关于某位女性的情报。

  他与她坠入爱河,并结婚了。

  男人很幸福。成为大公司社长,拥有值得信赖的部属、娇妻与庞大的财产。即便如此,他仍感到美中不足。

  男人对于CD的第五首,非常地、非常地想听到不行。

  第五首一定有比过去那些都更棒的情报,人生没道理因为听了第五首就迎来终结。他想。

  男人听了第五首。

  第五首收录的内容,是男人的妻子与他的部下外遇的情报。

  男人狂怒之下杀了他的妻子与部下。

  他被法院宣告处以死刑。

  在绞刑台上,将绞绳套住男人脖子的人——

  正是那位一身漆黑的绅士。

  「『菁英去死吧!』你说过这句话吧。」男人已经无法看到一身黑的绅士——错了,是刑务官的窃笑了,只是被悬吊着,坠入深深的黑暗当中。

  第一根蜡烛熄~灭啦。

  呼。

  第二根蜡烛:脚尖先生

  大家知道脚尖先生吗?

  脚尖先生是深夜时在学校里徘徊的妖怪,

  巴嗒巴嗒,趴躂趴躂。

  光着脚在冷冷清清的走廊小跑步移动。

  脚尖先生没有身体,只有脚尖,所以才叫做脚尖先生。

  虽然不晓得脚尖先生实际性别为何,也不知是学生还是老师,只能确定脚尖先生曾经是在以前某间学校活着的人类。

  脚尖先生还是人类的时候,脚尖和身体被切断,然后死掉了,所以总是在找寻自己的身体。

  因此,当你遇到脚尖先生的时候,得要把你的脚尖给露出来哟。不然的话,就会被脚尖先生夺走身体。

  你会感觉到你的脚尖有一些违和感吗?

  如果有的话,你以前——

  就曾经是脚尖先生。

  你本来的脚尖,现在正在哪间学校游荡吧。

  第二根蜡烛熄~灭啦。

  呼。

  第三根蜡烛:恐怖拉面380日圆

  欢迎光临!

  这里位于此世与彼世夹缝的隐藏名店灵灵庵。

  客人一共几位呢?

  …我了解了。

  那么,惨号桌这边请。

  请先看菜单。

  滴血的上等多汁牛排是英国绅士的最爱。

  也有渗入骨髓的熔岩汤,可品尝鲜红果实的魅惑之味。

  至于洒上如恶魔一般的咸味沙拉酱的宝盖草与地狱草的沙拉,对客人来说或许会有点儿刺激啦…

  欸,您想要点「恐怖拉面」吗?

  不不,没问题哟,马上为您准备。这道料理也是最便宜的呢。

  在料理送上之前,您可以先欣赏一下外面广大的血…不,是被夕阳染红的湖泊,以及斜伸至天际的桥梁。

  让您久等了,这是您点的「恐怖拉面」。

  啊啊,请别露出这么惊讶的表情嘛。

  用某个傻瓜的皮肤代替笋乾,以只见肮脏事物之人的眼珠代替鱼板,海苔是用只知切割之人的指甲,面条则是某个白痴的一团乱发。

  汤汁是使用幼儿骨头熬煮的高汤,混和男女老少的血液而成。

  来,吃一口吧,请用。

  怎么样?很美味吧。

  那实在太好了。

  时间差不多了,方便请您埋单了吗?

  好的,一共是380日圆。

  …没带钱吗?这样是不行的呢。

  没办法付钱的话,就要麻烦您抵押一些东西。

  您的皮肤。

  您的眼睛。

  您的指甲。

  您的头发。

  您的血液。

  您的骨头。

  这些就足够了。

  有这些的话…没问题的哟,必要的食材就是装在您胃里的全部那些。

  您已经知道吃下肚的东西是什么了吧?

  特别是,那具空空荡荡的躯体嘛…

  恕难奉告呢…

  第三根蜡烛熄~灭啦。

  呼。

  第四根蜡烛:札神——初之惮

  很久以前,一个女人来到边境的村落。

  女人抱着装满大判和小判的水瓶,开口说道。

  「我杀了丈夫而逃亡到这里。可以让我在这儿躲一躲吗?我会付钱的。」村人在利欲薰心之下,将她藏在村长的仓库里。

  翌日,镇上的官差找来了。

  「有没有一个女人到这村子来啊?若是把她藏起来,包含你在内,全村都得死!」村长因为恐惧而将那个女人交了出去。

  女人奋力抵抗,被当场处刑。

  「你们这些背叛我的可恨村民!令我愤怒!」女人咆哮,又笑又哭的神情近乎失常。

  「听好了,这罪是会传染的…你们全都是罪人!」她被斩首而亡。

  官差走了之后,村长回到仓库去找那女人留下的水瓶,里头却一块金币都没有。

  村长怀疑是一个为钱所困、又有点小聪明的男仆偷走的。

  少年一再否认与恳求,「不是我!不是我偷的!」但村长狂怒之下,用斧头砍下了他的头。

  翌日,村长被毒杀了。

  凶手是个女佣,她是少年的恋人。

  翌日,女佣被掐死了。

  凶手是村长的独生子。

  翌日,村长的独生子坠崖而死。

  凶手是女佣的母亲。

  …

  就这样,全村都死光了。

  最后一个村人大概也是在哪里犯了罪,被杀害了吧。

  而且这条连锁还在持续当中…

  (后续接第九根蜡烛:兴之惮)

  第四根蜡烛熄~灭啦。

  呼。

  第五根蜡烛:蛊毒

  「你知道『蛊毒』这个词吗?」

  友华站在屋顶边缘,表情毫无生气。非笑,非哭,亦非怒,像是一具抽去灵魂的空壳。

  「友华…不要!」

  我嘴里发出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微弱的声音。

  越过栏杆的友华站在屋顶正中间,开口说道:

  「在安全的地方,说什么也没用。」

  我有惧高症。就算站在屋顶正中间,还是被风吹得两腿发软。但我想要阻止打算自杀的友华,我不想失去朋友。

  我两腿不住颤抖,挣扎着走到栏杆那儿,但仍害怕地直打哆嗦,只能匍匐在地上瞪着栏杆,却没办法鼓起勇气跨过去。

  「绘梨,你果然是毒虫。」

  「毒虫…?」

  从舌根处发出的声音在屋顶响着。

  「对,毒虫。刚刚说的『蛊毒』,是平安时代阴阳师所行的一种『咒』,在一个像瓶子的容器里,放着快饿死的蜈蚣、毛虫、蝎子等等。这些毒虫一起被扔进去,然后开始自相残杀。在这狭小的瓶子里,直到剩下最后一只为止都会永远地…」友华双手一下子紧紧交握,又向着天空张开。

  「不觉得很像吗?」

  友华在说什么,我很清楚。

  她要自杀的原因,一定是罢凌。社团活动里的无情霸凌。

  「社团就是在一个瓶子里,有许多吱吱喳喳的『社员』毒虫,彼此交恶的家伙老是尽其所能地惹对方厌恶,表面上关系好的也在暗地里斗争,像我们这种『真正的好朋友』也是,其中一人成为虫食,另一人怕被牵累而逃出瓶外,见死不救…直到某个人满意了为止…完全一样。知道吗?『虫』在生物学上据说没有痛觉,所以对其他『虫』的痛楚也无法理解…才继续施加痛苦。」友华的身上满是伤痕。社团藉口排练,实则对她施以虐待。她被残酷的言语包围,几近心碎  即便如此,我仍舍弃了友华,退出社团活动。

  我的罪恶感都被友华看穿了,她苦笑。

  「…对不起!我太害怕被波及遭到欺负…舍弃了友华!我道歉!所以…过来这里吧。」我颤抖地站起身来,向友华身出手。友华就这样盯着我的手掌,冷笑着。

  「所以我不是说了嘛,在安全的地方(瓶子外面)说什么也没用的。」我慢慢的跨越栏杆,脚和牙齿都不停发抖,双手紧紧抓着栏杆不放。

  「哦,不赖嘛。」

  友华惊讶地瞪大双眼,脸上却一副轻蔑的表情。

  「回…去吧。」

  说出的话和身体一样都颤抖不已,我吃力地让右手离开栏杆,伸向友华。

  「…对了对了,吃掉全部虫子的最后一只虫,最后会被用于诅咒。被吃掉的虫的怨念全都凝友华叹了口气,静静地握住我的手。

  「友华…」

  「绘梨…」

  友华对我微笑,不再是失去灵魂的空壳模样。

  她握着我的手大力向外挥出,同时,将手放开。

  空间骤然歪斜,当我意识到原来是我的身体倾斜所导致的那一瞬间,我已经是只剩两只手抓在屋顶边缘上的状态。

  「友华!为什么…」

  「蛊毒的『蛊』,就是继承一切的『虫』。我就是『蛊』。我杀了你的话(吃掉你的话)…你觉得会怎么样呢?当事件曝光之后,那些欺负我的家伙会被媒体穷追猛打。现在网路既方便又残酷,在媒体上把脸遮住也没用…住址、照片…都会流到网路上,会有人因此自取灭亡吧…『罢凌导致精神失常杀害好友』媒体很嗜血的哟。我们都已经是高中生了,谁也不会保护我们…」友华美丽的容颜泛起无情而轻蔑地微笑。

  「友华!不要!救救我!」

  我哭了,泪眼模糊之间看见歪斜的友华。

  「我想看到你们全部都自我毁灭,但我自己并不想死。掉到少年刑务所这个新的『瓶子』里…里头有很多虫不是吗。」友华蹲了下去,轻抚着攀在屋檐边缘的我的手。

  「…我啊,曾经信任绘梨。但是,你在校外完全不为我说一句话。你明明是我的支柱…我不小心听到了,前辈问你『你是友华的朋友?』,你说『不是』。然后你隔天就退社了。」我喉咙深处发出呜咽声。被听到了,被不小心听到了…背叛朋友的瞬间。

  「我很抱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像个小孩一样,脸皱成一团说着。

  突然间,有冰冷的水滴落在我的手上。

  我怯怯地往上看,友华在哭泣。

  「不可原谅。」

  「友华…」

  不舒服的声音响起。当我注意到这是友华使劲采住我的右手的声音时,痛觉更早一步抵达我的脑中。

  「咕…」

  我的喉间发出像是青蛙被踩烂的声音。

  右手悬在空中,我全身重量只靠左手在支撑。她本来明明是没什么力量的人,对人类的、我的生命、对死亡的恐惧却都异常执着。

  「我是『蛊』,对人的痛无感…只能就这样继续下去…看来我也疯了呢…」友华踏住我的左手。

  都到这种程度了,我还是想要求生。

  「啊哈哈哈哈哈哈!」

  友华发狂地大笑。

  「不用害怕…我说过的,你是『毒虫』嘛。」

  友华再度蹲下,把我的手硬是从屋顶边缘扳开。

  「不要紧,虫子没有痛觉,不会痛的…」

  友华扳开我的最后一根手指。我的手完全离开屋顶边缘,整个人如慢动作一般落入空中。天空、屋顶、友华,都变得愈来愈远。视线往下,地面就好像张开大口正等着我掉进去。好可怕,我好害怕…泪水并未落下,而是朝上飞去。我想。友华现在是什么表情呢?我再往上看,奋力看清楚友华的脸。

  啊啊,是一具空壳。

  第五根蜡烛熄~灭啦。

  呼。

  第六根蜡烛:不能在电车内使用手机的真正理由大家知道在电车上不能使用手机吗?

  是因为没礼貌?还是会让心律调整器的运作出差错?

  都不是,这都只是政府表面上的说词,实际上有别的理由。

  可是你不觉得奇怪吗?你真的听说过发生过这种事吗?有人因为手机而心律调整器失常,导致心脏病发而死    你听过吗?

  至少我没听过。

  这要从手机刚开始普及的时候说起。

  有一名女性在车厢内长时间使用手机通话。

  好几个小时,一直在讲电话。

  然后,在那一瞬间。

  碰!

  车内发出一声响。

  是该名女性鼓膜破裂的声音。

  她因为出血过多和剧痛惊吓而死。

  调查原因之后,发现了如下事实。

  电车铁轨与线路相互摩擦产生的超特殊高音波,会和手机产生的独特电波重合,变成一种特殊的音波,从通话口直接冲击到该名女性的鼓膜。

  当然,也是因为那一天的气候、电车车速以及车厢内部的干燥程度等条件聚合在一起,使得她不幸丧生。

  然而现在已经是手机非常普及的时代。

  若想要彻底解决,势必得拆卸造成事故的手机零件和电车铁轨。

  可是该零件正是手机通话运作的最重要装置,不可能拆卸;要撤除铁轨则需要的资金过于庞而且将此事件公诸于世,绝对会使手机公司和铁道公司蒙受巨大的损失。

  因此,政府隐瞒了事件的全貌,对外宣称假的情报,说禁止在车厢内使用手机是为防影响心但若是因心律调整器之故,在电梯、密闭包厢、轿车之类…也会有好几个像这样的地方禁止使用手机吧?

  为何只有电车有此规定?

  你能说明吗?

  第六根蜡烛熄~灭啦。

  呼。

  第七根蜡烛:玩具的恰恰恰

  这首歌,晓得吗?

  玩具的恰恰恰

  玩具的恰恰恰

  恰恰恰

  玩具的恰恰恰

  天空星星一闪一闪的时候

  大家都在呼呼大睡的时候

  玩具跑出玩具箱

  玩具跳舞恰恰恰

  玩具的恰恰恰

  玩具的恰恰恰

  玩具的恰恰恰

  恰恰恰

  玩具的恰恰恰

  铅造军队答答滴答答

  吹着喇叭说声晚安呀

  法国娃娃漂亮吧

  穿着花裙恰恰恰

  玩具的恰恰恰

  玩具的恰恰恰

  恰恰恰

  玩具的恰恰恰

  像蜻蜓的直升机

  飞快快的喷射机

  警报一响就发射

  宇宙火箭恰恰恰

  玩具的恰恰恰

  玩具的恰恰恰

  恰恰恰

  玩具的恰恰恰

  今天是玩具庆典

  一起快乐唱歌吧

  小羊咩咩咩

  小猫喵喵喵

  小猪噗噗恰恰恰

  玩具的恰恰恰

  玩具的恰恰恰

  恰恰恰

  玩具的恰恰恰

  星星先生向天空再见

  太阳先生从窗户照耀

  玩具就要回去玩具箱

  然后要睡觉了恰恰恰

  玩具的恰恰恰

  玩具的恰恰恰

  恰恰恰

  玩具的恰恰恰

  这首歌,其实是一首战争的歌。

  玩具的恰恰恰

  玩具的恰恰恰

  恰恰恰

  玩具的恰恰恰

  玩具,是士兵杀死的人们。

  恰、恰、恰…是血飞溅四散的声音。

  天空星星一闪一闪的时候

  大家都在呼呼大睡的时候

  玩具跑出玩具箱

  玩具跳舞恰恰恰

  在民众熟睡的寂静夜晚,士兵从待命的地方跑出来,以肃清之名开始杀戮。

  铅造军队答答滴答答

  吹着喇叭说声晚安呀

  法国娃娃漂亮吧

  穿着花裙恰恰恰

  军队脑袋如灌铅一般僵硬,毫不顾虑到民众,利用无意义的战争净是对老百姓压榨税金。喇叭声一响起(喇叭是军队对于铁炮的隐语,吹奏喇叭暗指开枪射击),敌军的法国女孩就惨遭蹂躏。性命终结的女孩,是被吹奏的喇叭所杀。

  像蜻蜓的直升机

  飞快快的喷射机

  警报一响就发射

  宇宙火箭恰恰恰

  科学技术发达,利用直升机去刺探敌营。

  警报声一响,喷射机就发射出核子弹。

  宇宙开发也有所进展,从卫星监控敌军的一举一动。

  今天是玩具庆典

  一起快乐唱歌吧

  小羊咩咩咩

  小猫喵喵喵

  小猪噗噗恰恰恰

  战争结束了,大家来庆祝吧。「来吧,吃些什么?」士兵说。老百姓答不上来。

  长期的战争已使粮食消耗殆尽。

  「这样的话,就把小羊、小猫、小猪之类的(这里的家畜,其实是老百姓的小孩之意)当作奴隶卖掉吧,用那些钱买食物就行了。」于是士兵开始饮酒作乐。

  星星先生向天空再见

  太阳先生从窗户照耀

  玩具就要回去玩具箱

  然后要睡觉了恰恰恰

  民众发起叛乱。

  击溃军队,起身革命。(名为「战争」之夜结束了,迎来人民时代之光(早晨))总算,被士兵所杀害的人们能回归到神的国度,留下来的遗族也得以安睡。这首镇魂歌就这样代代流传下来。

  直到现在,这首歌仍受到许多人喜爱。

  第一、三段的歌词常被省略,恐怕是因为令人联想到战争的缘故——第七根蜡烛熄~灭啦。

  呼。

  第八根蜡烛:You get mail

  收到一封来自《Shinen》(译注1)的邮件。

  您好吗?

  前阵子真是多谢您了。

  下次你会和我一起去,对吧。

  我会等着您的。

  在最后的最后,依旧被您给逃了。

  我可不会原谅您这样的行为哟。

  明天,我会来迎接您。

  收到一封来自《去死》的邮件。

  您好吗?

  前阵子真是多谢您了。

  下次您会和我一起去死,对吧。

  我会等着您的。

  在最后的最后,依旧被您给逃了。

  我可不会原谅您这样的行为哟。

  明天,我会来迎接您。

  第八根蜡烛熄~灭啦。

  呼。

  译注1:Shinen音近「死ね」,「去死」之意。

  第九根蜡烛:札神——兴之惮

  啊啊,该如何是好。

  自从嫁进这个家,净是令人厌恶之事。

  日常生活全都被来帮佣的阿妙监视着,并且饱受婆婆刁难。

  丈夫呢,与其说是爱护,不如说他只想把我剥光,垂涎我的肉体,仅此而已。

  他几乎成天酗酒动粗。

  不过唉,女人生来的义务即是忍耐。

  多亏嫁来这里,快倒了的老家酿酒事业因此得以复苏,让年幼的弟妹们能有一口饭吃。这不是很好吗?若牺牲我一个人,能拯救整个家族。

  然后,我怀孕了。

  并非丈夫的儿子。

  而是狐狸之子。

  我害怕生下一只妖怪,于是堕了胎。

  我从此成了一个再也没办法怀孕的女人。

  之后,不管是阿妙的瞪视、婆婆的欺凌还是丈夫的暴力,都变本加厉。

  丈夫甚至将我卖给地主一个晚上。

  不,这没什么,我早就被好几个债主睡过了。

  不会怀孕的我,被当成非常贵重的宝物珍视着。

  然后,过了不久。

  阿妙死了。

  死因不明。但被婆婆发现她沈在井底。

  七日后。

  婆婆死了。

  死因不明。

  但令人惊恐地,她双眼圆睁,像是疾病突发而死,被丈夫所发现。

  十四日后。

  丈夫掐住我的脖子。

  「是你、是你杀的吧!我可不会被你杀死的啊!」我伸手抓到摆在附近的斧头,将丈夫的脑袋砍了下来。

  我想起来了。

  啊啊,我的确产下了狐狸之子。

  「母亲大人,我,会将虐待母亲的东西全部排除掉。所以请来和我一起吧。」我不知如何是好。

  只是笑了。

  (接第十六根蜡烛:狐之惮)

  第九根蜡烛熄~灭啦。

  呼。

  第十根蜡烛:葬信邮件

  这里是Shinen的管理页面。

  请不要带着玩乐的态度来使用这个网站。

  想退出的话,现在就请离开。

  另外,从这里开始就要收取费用。

  即使如此,您……

  还是要进入吗?

  【是】                    【否】

  【是】

  感谢您的使用。

  这个网站,是为咒杀他人而设置。

  不过,如同「害人终害己」这句俗谚,若使用了这个网站,您也会有被诅咒的风险。

  即使如此,您也接受吗?

  【是】                    【否】

  【是】

  感谢您的使用。

  那么,请将您想要咒杀的对方姓名、职业、年龄、性别、为何憎恨对方、希望对方如何死亡等资料填入下方。

  姓名:

  职业:

  年龄:

  性别:

  憎恨内容:

  期望对方死亡方式:

  姓名:*****(设定隐藏ON)

  职业:学生

  年龄:18

  性别:女

  憎恨内容:抢了我的男友

  期望对方死亡方式:病死

  以上是否正确?

  【是】                    【否】

  【是】

  已登录完成。

  Shinen管理页面。

  「诅咒房间」

  每周都提供您各式各样的内容。

  您欲谋杀之人的状态等近况报告,将会于每日丑时三刻更新。

  务必确认!

  【Top menu】     【Home】     【My page】     【Link】

  大家的感想区——

  ★投稿人:亚美美小姐

  总之就是太厉害啦!我最讨厌的前辈,多亏了这个网站,脚的骨头复杂性骨折了?!

  幸亏这样,我成为队上的正式队员哩www

  是说,纪伊小姐…会不会是想太多啦?

  ----------------------------------★投稿人:猫

  纪伊小姐不妙啊这个——。

  害人害己嘛ww

  ----------------------------------★投稿人:纪伊

  我诅咒的人是死了没错…

  不知怎样,从那家伙的葬礼之后就感觉到恶寒。

  大家也会这样吗?

  ----------------------------------★投稿人:初音我老婆

  新手诅咒!

  啊啊,好想要赶快到两点啊(  Д  )

  ----------------------------------★投稿人:Mako

  上课复习,爱困——

  诅咒的那个老师,真他妈吵死了。

  不过最近好像变瘦了的样子(*?ω?*)

  l1l2l3l4l5l6l7l8l…

  Address:**********-234@dcamon,ne,jp----------------------------------件名:★丑时三刻更新报告★             12/25 02:00传送----------------------------------内容

  ----------------------------------★丑时三刻更新报告★

  已向您欲诅咒的对象***

  发送大量的「诅咒邮件」。

  您可以考虑看看我们的恶意干扰邮件,有需要的话请发送讯息来敝网站。

  您所委托的邮件称为「葬信邮件」。

  您想做的任何事情!不到犯罪程度的骚扰,这边都可以为您实现!

  来吧,送***踏上绝路!

  ----END----

  内容

  ---------------------------------请让***和桥本优分手。

  请让***被全班霸凌。

  请让***的家人分崩离析。

  ----葬信完成----

  第十根蜡烛熄~灭啦。

  呼。

  ****

诅咒信相关接下来还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