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惊悚小故事148:真实犯罪播客

2022.7.6 悬疑故事 424

真实犯罪播客

我每天晚上下班回家的时候都会听真实犯罪播客。虽然我喜欢的播客已经放出了这周的内容,但是app推送说有个新的节目。有意思,我点了播放。

这是一个小小的镇子,那种街道上依然有夫妻店的小镇子,那种里面的居民都知道你名字的小镇子。但是居民们所不知道的是……他们很快就会被一场可怕的罪案所震撼……

我在红绿灯前停下了脚步。灯上的红色在幽黑的夜里闪闪发光,在潮湿的街道上闪烁着。一辆黑色的SUV驶过,在我的对面,阴森的蓝色冰箱灯在熟食店的角落中闪动。椅子被堆叠在桌上,凳腿直直地竖向空中。

红灯悄然变成绿灯。

对于这个刚从当地的商店下班步行回家的年轻学生来说,这个清凉的9月的夜晚没有任何区别……除了,她再也没法回到家中……”

年轻学生,本地小店,妈耶,这代入感太让人感同身受了。我是富兰克林社区大学的兼读生,在本地的一家便利店工作。

还有,当然了,我是走路回家的。

我瞥了一眼身后——那条雅丽森卓披萨店后面的那条巷子——只有招牌上溢出的霓虹在黑暗中闪烁。

第二天,她的男朋友报警称她失踪了。小镇的居民自发地组织了搜索行动,而两天后,他们有所发现……”

我的胃中升起一股恐惧,期待着主持人说的是“一具尸体”。但他接下来说出的事情,远比这更糟,更糟。

他们发现了一双9号大小的红色匡威运动鞋,在沃辛顿湖畔被冲上了岸边。”

我停住了。

然后我低头看着被雨淋湿的红色匡威。

怎么回事?

我的心开始狂跳。

这双鞋被送去鉴定,鉴定人员把它的磨损模式与受害者的另一双鞋子比对,想要确定这双鞋是否属于受害者。”

身后传来的隆隆声让我吓了一跳。我转过——看见一辆深色的SUV在路口左转过去。几分钟前我不是看到过那辆车了吗?也许他在跟踪我,而且——

那辆车驶过,消失在黑暗中。

好啦莎拉,振作一点。匡威本来就很流行,虽然有点过气啦,但还是很多人穿。而且9号也是大多数女生的尺码,还有,哪有哪个社区大学学生没有工作的。什么?你以为你在听自己的死亡预告吗?

是的,没错。

几周之后,结果出来了。结果很确定:这双鞋就是莎拉·坎贝尔的。”

我的脸瞬间毫无血色。

莎拉·坎贝尔

我的名字。

他*妈*的这怎么回事?

我来不及思考太多,强迫自己动起来。我跑了起来,身边的商店开始模糊成彩色的光晕。

湖边的搜索行动一无所获。没有尸体,案件陷入僵局。但警员们没有放弃,最终,一个目击者报告称:那天晚上大约凌晨2点,有人看到一辆黑色的窗户贴黑的SUV停在湖边。”

不,不,不!

这怎么**的回事?

我转了一圈,这条街空空荡荡。没有人,没有车。没有目击者,我脑中的声音说道。我扫视周围的商店——全都收档了。

在富兰克林区,符合目击者描述的SUV一共又六辆。但其中的一辆,特别地,引起了警探诺兰的注意……那一辆车属于琼·凯利——一个有着性犯罪前科的人。

嗡——

这声音很轻,因为听着播客我几乎没有听见。我迅速转过身,就在我身后,两束刺眼的白色灯光晃动着。

那灯光来自一辆黑色的SUV。

我竭尽全力撒开步子跑。而那辆车并没有加速,只是慢慢地爬行着,慢慢地,仿佛非常从容,就好像那个司机知道无论如何他都可以追上我一样。我又回头看了一眼,试图穿过黑暗的挡风玻璃看清司机的样子——但是车灯太亮了,我什么也,看不到。

凯利不仅仅只有性犯罪前科,他也曾因为袭击一名跟他共事的女性而被定罪……她身上有多个穿孔,黑色短发,就像莎拉一样。”

那辆车依然在路上爬行,跟着我,就像母狮尾随着她的猎物。我向左转,进入黑暗的住宅路。

再有几步就到了。

车灯闪过我的身躯,照亮了人行道,地面上是我在人行道上奔跑的影子。我没有回头,我只是跑,尽可能地快跑。那幢黄色百叶窗的棕色小房子出现在我眼前,我开始冲刺,越过草坪,在口袋中抓紧了我的钥匙。

咔擦!

我猛地推开门,然后猛地关上。

然后我反锁,靠在门上,开始哭泣。

我听到汽车急速驶离我家的声音,沿着路的另一端消失了。但我并不安全——加贝还没到家,我正一个人,在黑暗的房子里,别提路上有个开着车的人清楚地知道我住在哪里。

我一边啜泣着一边检查家里所有的锁。然后我打电话给加贝,他跟我保证说还有五分钟就到了。

我走过漆黑的走廊来到我是,把手机放在一旁的柜子上,抓起一团纸巾,开始擤鼻涕。

咔擦!

我跳了起来,扭头环顾四周。

但那个声音并不是从门外边传来的,我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那个播客还在继续播放着。我一定是在放下手机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她。播放器上显示,它向前跳了几分钟。

你认为莎拉发生了什么事?”一声浑厚的男中音问道。

我伸手去够,想把它关掉……

嗯,她之前告诉我她想逃。”

我停住了。

那是加布的声音,清晰如昼,从扬声器中传出。

她说过?为什么?“那个声音问。

她对自己的成绩、工作和父母都不满意。她告诉我,有时她会梦想着……搬到别的什么州,把这一切都抛在脑后。

我愣住了,盯着镜子。

我从未说过这些,从来没有。

加贝……在说谎??

我是说,这对于作为她的男朋友的我而言是一种伤害。你知道吗,我以为我们有天会结婚的,但显然她并不是这么认为。

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所以你认为她只是离开了镇子,在别的地方过着自己的生活,而不是被绑架或者谋杀?

停顿。

“是的,我就是这么想的。”

“今天的节目就到此为止,感谢我们的听众朋友们……”,然后BGM响起。我盯着镜中的自己,仿佛天都塌了了下来,一切来得是那么突然,我的大脑正在疯狂的追逐它的意思。

前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脚步声在外边响起。

“我回来啦,莎拉!”

我从门后退了回来。

“莎拉?”

我的视线落在了一旁的窗户上,我跑过去,扭动锁头。*推——*,我把整个纱窗都推了出去。然后我抡起一条腿跨了过去,钻过窗户,以最快的速度跑了出去。

相关推荐:悬疑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