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短篇推理悬疑小说《尸体的价值》在线阅读

2021.6.9 悬疑小说 4

作者:西村京太郎

 1

    “爸爸——”

    君子一面淋浴,一面向在客厅的大山卓造呼叫道:“关于这栋公寓的名义——”大山没有回答。

    平时他对别人所说的话,若不中意,都是装做没有听到。

    “真是个糟老头。”

    君子喃喃自语着。

    大山是个七十岁的老人,有几十亿的财产。

    对于在贝拉米俱乐部上班的君子来说,再没有比这笔财产更让她心动的了。

    也因此,她才甘心让他拥抱,爱抚。

    虽然大山给她买了这栋二房一厅的公寓,而且每月去俱乐部捧场三次,可是,经她详加调查的结果,这栋公寓的名义仍然是大山,虽然她拜托大山早点把这栋公寓过户给她,可是,大山迟迟不去办理。

    就算君子得到这栋价值二干万元的公寓,也不会感到满足。

    虽然大山有儿子媳妇,可是,由于他是鳏夫,所以如果跟他结婚,等他死了,至少可以分到二、三亿的财产,可是,大山对她的结婚要求一直不置可否。

    虽然大山已是行将就木的老人,可是,还是那么固执,也真拿他没办法。君子这么想;会不会他受制于儿子媳妇,才不答应她的要求呢?

    因为大山曾在俱乐向她抱怨,说他的儿子媳妇对他不好。

    除了每月给她三十万元的生活费外,大山再也没有购买什么东西送给她,可是,君子都容忍了下来,因为她想总有一天会得到大山的财产。

    “喂!你听到了没有?爸爸!”

    君子停止淋浴,再度呼叫着。

    可是,没有听到大山的回答声,只听到电视机播放节目的声音。

    看来大山好像在看深夜电影,可能上了年纪的关系吧?大山很喜欢看古装影片。

    君子用毛巾缠住身体,走出浴室。

    电视果然在播放古装影片,由大山喜爱的明星月形龙之介主演,君子不知不觉中想起这个已去世的电影明星的名字。

    大山把身体埋在沙发里,面向着电视机坐着。

    “爸爸,这栋公寓的名义——”

    君子面对着三面镜坐下来,一面涂着口红,一面看着映在镜中的大山。

    大山仍然默不作声。

    君子逐渐生气起来,起身绕到大山的面前。

    “喂!到底你有没有听到呀?”

    君子很不高兴的大声吆喝道。

    由于她发现大山紧闭着眼睛,使她感到有点泄气。

    “原来睡着了,怪不得没有回容。”

    君子一面微笑着,一面轻轻拍了一下大山的肩膀。

    就在那一瞬间,大山的弱小身体打从沙发上倒下去。

    2

    大山的身体一动也不动的躺在地毯上。

    瘦弱的两条腿打从睡袍的下摆露出来。

    君子吓得脸色大变的大叫道。“爸爸!”

    如果大山是在睡觉,应该会有鼻息声才对,可是,她什么声音也没有听到。

    “死了——”

    君子浑身颤抖着。

    君子在十九岁那年,曾在综合医院当了一年的看护,看到好几个死人。

    目前躺在地上的大山跟那些死人一样。

    身体僵硬,全无鼻息声,脸色也非常苍白。

    君子抓起电话听筒打一一0,可是,拨到一半又把话筒放下来。

    并不是因为她讨厌被警察问个没完没了,而是她这一报警,她跟老人同居到现在的苦心将化为泡影。

    由于这栋公寓是以老人的名义登记,所以将会被老人的儿子媳妇继承,老人的偌大财产,她连一块钱都得不到。

    (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君子一面注视着大山的尸体,一面思考着。

    如果大山的尸体被发现,那一切都完了,大山的儿子媳妇会把尸体领回去埋葬,君子也会被赶出这栋公寓。

    虽然她在俱乐部上班,每月可以领到三十万元的薪水,吃住应该不成问题。

    可是,她已经二十九岁,长得又不怎么漂亮,何况她想尽快弄到一大笔钱,以便自己开店做生意。

    为达成这个心愿,大山是最好的靠山,像这种靠山不容易找到。

    (该怎么办才好呢?)

    君子再度这么嘟哝着。

    最好的办法是立刻去区公所登记她已跟大山结婚,然后宣布大山在结婚后暴毙。

    君子因为想起有这种情节的一部外国电影,所以才会有这种想法。可是,现在区公所已下班,明天又是星期天。

    更何况大家都知道大山只想跟她同居,不想跟她结婚,她也曾向同事抱怨过这种事情,因此,一旦她突然宣称大山跟她结婚,大概会引起大家的怀疑吧?何况结婚后不见大山的踪影,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一定会启人疑窦。

    君子拼命思考着。

    她想得到大山的数十亿财产,如果得不到这笔巨大的财产,至少也要把这栋公寓弄到手。

    君子考虑了将近一个钟头后,终于有了主意,于是连忙从壁橱里面拿出绳索。

    她用绳索把大山的尸体一圈又一圈的捆绑起来。

    此时是凌晨二点多钟。

    五层楼的这栋公寓显得非常宁静。

    君子换好衣服后,把捆绑好的尸体拖到门口。

    君子悄悄的打开门,窥视着走廊的动静。

    走廊上连一个人也没有。君子的房间位于最边边,刚好在电梯的旁边。

    当她确定没有人后,才把尸体拖到电梯的前面,打开电梯的门,把尸体拖进电梯里面。虽然她累得满头大汗,可是,却有股寒意。

    君子按下通往一楼的按钮。

    管理员大概已经睡着了吧?

    电梯一抵达一褛,门立刻打开来,可是,君子并没有立刻出来。

    停车场位于公寓的旁边,有车的住户在凌晨二、三点才回家,是常有的事,如果被这些晚归的人撞见,那一切都完了。

    君子注意四周的动静有五、六分钟之久,才把大山的尸体到停车扬内自已的车子旁边。

    大山虽然是个瘦小的老人。可是,一变成尸体,却显得非常的重一一当她把尸体拖到自己的卡罗拉车旁时,已累得气喘吁吁。

    她打开行李箱盖,把用绳索捆绑起来的尸体放进去。

    接着,她坐进驾驶席,买这辆汽车时,大山只帮她出认金而已。

    君子为了让心情平静下来,掏出香烟点火,然后才悄悄的发动车子。

    3

    君子沿着甲州街向西飞驰着。

    她在京王多摩川附近过桥和神奈川县后,在河边停下来。

    她一下车,感觉秋风好冷,如果是夏天,晚上经常可以看到有人在此约鱼,可是,像今晚这种寒冷的夜晚,却连一个人也看不见。

    她把尸体绑上大石头后,往深的地方沉下去。

    在明亮的月光照射下,大山的尸体慢慢的沉下去,君子看了一会儿,确定尸体不会浮上来。

    尸体只要沉在河里二、三天就可以,之后,纵使浮上来,也没有关系。

    君子回到车上后,突然感到很疲倦。

    尽管疲倦,还是要打起精神去处理一些事情,不然的话,将会功亏一溃,连一块钱也得不到。

    君子一身疲倦的返回中野的公寓。

    她一进屋内,从三面镜的抽屉里拿出信纸和信封。

    她拿起原子笔正要写字时,又突然放下来,因为她想起曾听人说过,只要调查笔迹,就可以知道是谁写的。

    她淮备周刊、浆糊和剪刀,以便制作信件。

    她把周刊上大小不一的铅字剪下来,用浆糊贴在信纸上。

    老人在我的手中,如栗想解救老人,立刻准备一亿元赎金。如果报警,我立刻撕票。再联络。

    当她完成这封信后,把剪剩的周刊丢进走廊的垃圾筒里面,天一亮,管理员大概会把它烧掉吧?

    君子稍微睡了一下。

    早上七点,君子醒来后,穿上凉鞋,前往中野车站。

    车站的商店己开门做生意,君子向老太婆打声招呼。“阿婆,早安——”后,把所有的娱乐报全部买下来,给老太婆五千元,说不要找钱。

    “因为我还要买二十条七星牌香烟。”

    君子说道。

    君子抱着一大包香烟和五份娱乐报,慢慢的回家。

    君子打开门,走进屋内,不用说,当然已经没有大山的尸体,可是,大山的西装和领带却很惹眼的映入眼底。

    君子看了手表一眼。

    在将近十二点的时候,君子打电话给井上,井上是个无赖,经常向她要钱。

    “你这种时候打电话给我,到底有什么事?”井上以满含睡意的声音说道。看来他昨晚可能喝醉了。

    “你想不想赚外快?”

    “十万、二十万这种小钱我不赚。”

    “你放心好了。”

    君子笑着说道:

    “如果你做得很好,我会给你一千万元。”

    “一千万元?”

    满含睡意的井上突然大声说道。

    “是的,一千万,干不干?”

    “你是不是替某人投保人寿险,然后要我去杀害那个人?如果是,我可不干。”

    “我知道你没有这种胆量。你只要照我的话去做就可以。”

    “那么,要不要我现在去你那里?”

    “不要,因为被别人看到我跟你见面,一切计划就泡汤了,现在你只要听清楚我们说的话,然后照我的话去做,你就可以得到一千万元。”

    4

    下午一时。

    一接到报案的搜查一课的十津川警官,带着部下龟井火速赶往发生绑架事件的中野公寓。

    是五楼的一个女住户打一一0报案。

    那个女住户是在新宿的俱乐部贝拉米上班的女服务生,名字叫做中岛君子,现年二十九岁。

    “爸爸被绑架了。”

    君子一脸苍白的向十津川说道。

    “你能不能把事情说得详细点。”

    十津川说道。

    “爸爸的名字叫做大山卓造,是敝店的常客,年龄大约七十岁,我是从去年春天开始跟他同居,这栋公寓是他给我住的。”

    “你说大山卓造被绑架?”

    “是的。昨晚我下班回到家时,爸爸己上床睡觉,今天早上我七点起床时,爸爸已经起来了。由于昨晚的后乐园大赛,巨人队获胜,再加上爸爸是巨人队迷,所以立刻叫我买娱乐报,于是我前往中野车站买了五份娱乐报,可是,当我回到家时,爸爸不见了。”

    “从这里到中野车站,往返要花多少时间?”

    “大约要三十分钟。由于西装、皮鞋都在,再加上他是个没脾气的人,所以我想他会不会穿着睡袍和拖鞋到附近走走,散散步?可是,直到中午都不见他回来,我开始担心起来,于是到外面寻找,由于到处找不到,所以很失望的回家,当我回到家,不经意的往信箱一看,发现这封信。”

    君子把一只白色信封拿给十津川。

    信封上连一个字也没有。

    里有一张好像从杂志剪下来的铅字贴成的信纸。

    十津川看完那封信后,把它交给龟井。

    “一亿元?”

    十津川喃喃自语着。

    “虽然信上叫我不要报警,可是,由于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所以才冒然打一一0报案。”

    “你这样做,对我们警方很有帮助,你是不是要付犯人一亿元?”

    “我没有那么多钱,要我付十万元,我都付不起,何况是一亿元。”

    “听说大山家有很多资产?”

    “是的,听说很有钱——”

    “犯人大概知道大山家很有钱,才绑架大山吧?我想犯人能认为写恐吓信给你,你会通知大山家的人,所以才会把恐吓寄给你。”

    “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由于犯人还会跟你联络,所以请你待在这里。”

    “可是,我凑不出一亿元呀!”

    “这个我会去跟大山的家人说。”

    十津川说道。

    十津川把现场交给龟井刑瞥,独自一个人前往大山家。

    大山家位于中央线的阿佐谷车站附近,是一栋豪华的大宅郏大山家的面积大约有七、八百坪,光是这片土地,大概就值七亿元吧?十津川一面这么想;一面按着门柱上的门铃。

    开门的人是个四十来岁的女人,以责问的眼神打量着十津川。

    “先生出去打高尔夫球了。”

    “你是太太吗?”

    “是的。有什么事?”

    “我是警察,有伴事想跟你谈谈。”

    十津川把警察手册拿给对方看,对方突然脸色大变,连忙把十津川请进屋内。

    “是不是我先生出了什么事情?”

    “不是你先生,是你公公大山卓造老先生。”

    “我公公怎么啦?”

    “他被绑架了。”

    “公公被绑架了?难怪昨天他没有回来。”

    “你认识中西君子小姐吗?”

    “认识,她是某惧乐部的服务生,以美色迷惑公公,拐骗公公的钱,我先生和我曾劝公公离开她,免得闹出丑闻,败坏大山家的声誉。”

    “事实上,大山卓造老先生是在她的公寓被人绑架。”

    “那么,那个女人是犯人了?”

    “不是,据说大山卓造老先生是在她去中野车站帮他购买娱乐报时被绑架,绑架的人给她一封勒索函。”

    十津川把那封勒索函拿给卓造的独生子大山市郎的太太静子看。

    静子看完信后,脸色大变。

    “一亿元。”

    “由于中岛君子小姐没有这么多钱,所以我想犯人想从你家拿到这笔钱,才会绑架卓造老先生。”

    “可是,我家也没有这么多钱呀!”

    “你说你先生去打高尔夫球?”

    “是的。”

    “那么,你先生回来,请他打个电话给我,犯人要求一亿元赎金,我看不是闹着玩的。”

    十津川说道。

    大山市郎回到家时,已是傍晚六点左右。

    市郎很镇定的是或道。

    “家父被绑架的事情,内人己告诉我了。”

    “那么,一亿元已准备好了吗?很明显可以看出,犯人是窥探大山产业的资产,才会绑架卓造老先生。由于大山产业每年荣登中野区富豪的排行榜上,所以犯人才会绑架卓造老先生,以便勒索金钱,由于你没有小孩,犯人才会向卓造老先生下手,如果你有小孩,准会向你的小孩下手。”

    “不要说大山家的财产几乎都是家父攒下来的,就是站在父子亲情上,也应该支付赎金解救家父,可是,这样做,真能保证家父能平安回来吗?”

    “我们会尽力把卓造老先生救回来。”

    “如果不付一亿元赎金,将会怎么样呢?”

    “尽管你不付赎金,我们也会尽力解救卓造老先生,不过,空手难跟犯人交涉也是事实,事后你也会感到很困扰,因为此事一旦宣扬出去,大众传媒介一定会指责你们夫妇不孝,不付赎金解救父亲。”

    “你在吓我?”

    市郎拉下脸凝视着十津川。

    “不,你误会了,我一点也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告诉你,你付不付赎金,那是你的事,我们一定会尽全力解救令尊。”

    “我懂了,我一定会准备好这笔钱,只是今天是星期天,又是将近下午七点,银行早已歇业,非等到明天不可。”

    “我想犯人也明白这点。”

    “可是,犯人为什么不把恐吓信寄给我,而寄给中岛君子小姐呢?”

    “我想到各种理由,一是犯人是在她的公寓绑架卓造老先生,二是有可能她比你更容易被威胁。”

    “有没有可能她为了钱,串通男朋友绑架家父?”

    “是有这种可能,只是不明白何以要在她家里绑架卓造老先生?因为稍一不慎,会留下线索呀!所以有点危险。”

    “有没有找到线索?”

    “直到目前还没有。”

    “你说犯人还会再跟她联络?”

    “多半会,届时我再通知你。”

    5

    晚上十点,君子接到一通年轻人打来的电话。

    “一亿元准备好了没有?”

    对方开门见山的问道。

    君子回答道:

    “我没有那么多钱。”

    “大山卓造是大山产业的会长,大山家一定可以拿出这笔钱,你可以把这件事转告大山的家人。”

    “我已经转告过了。”

    “结果呢?”

    “大山的家人说今天不行,明天才可以。”

    “好,你告诉大山的家人,明天上午十一十以前,一定要把一亿元准备好,届时我再打电话给你,如果想要老先生活命,一定要把钱准备好。”

    “喂——喂——”

    君子对着话筒连喊几声后,回过头来向十津川说道:“对方已挂掉电话了。”

    “很好。”

    十津川说道。

    十津川从君子的房间走到走廊,向龟井刑警问道:“查得怎么样?”

    “西本去中野车站调查过了,结果证实她所说的话。商店的阿婆说今天早上七点多钟,中岛君子向她购买五份娱乐报。”

    “她怎会记得那么清楚?”

    “因为中西君子给她五干元,说不用找钱后,又买了二十条七星牌香烟,所以才会记得那么清楚。”

    “原来如此。”

    “警宫,你是不是认为那个女人有问题?”

    “大山市郎夫妇说,中岛君子有可能为了钱,串通男朋友绑架家父。”

    “刚才她有不同的说法。”

    “什么不同的说法?”

    “她说大山家的产业完全操在大山卓造的手中。尽管大山有几十亿的财产,可是,大山的儿子媳妇毫无支配权。”

    “因此,才绑架父亲吗?——”

    “如果父亲死了,大山家的所有财产就落入儿子的手中。”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因为不管儿子或媳妇,好像不怎么孝敬父亲,而且一开始不肯支付一亿元赎金,经我批评和指责后,才答应准备这笔钱。”

    “原来如此。”

    “在明天上午十一时以前,犯人不会来电话联络,我们可以利用这段时间调查一些事情。”

    “例如勒索函?”

    “是的。”

    十津川从口袋里面拿出那封勒索函,交给龟井。

    “你要我调查上面有没有指纹吗?”

    “如果能查出来,那是最好不过了,不过,犯人在剪贴这封信时,一定戴着手套,所以绝不会留下指纹,就算你从这封信检验出中岛君子的指纹,也没有什么好高兴的,因为她也看过这封信,而且是最先看到的呢!我要你去查的是,剪贴的字是从什么地方剪下来的?书本或是杂志?如果是杂志,我希望你查出是哪种杂志。”

    “知道了,我这就去查查看。”

    6

    第二天早上。

    大山市郎从银行领出一亿元。

    龟井刑警和西本刑警追查勒索函上的剪贴字。

    上午十一时。

    中岛君子家的电话铃声大作。

    十津川按下录音键后,向君子使了一下眼色。

    君子拿起电话听筒。

    “一亿元准备好了吗?”

    “是的,大山家已经把钱准备号了。”

    “很好,下来是去头买二只S社制造的帆布旅行袋,要最大的,买回来后,把一亿元装进这二只旅行袋来历面,十二时我再打电话跟你联络。”

    对方说到这里就挂掉电话。

    十津川立刻派人去车站前面的百货公司购买二只S社制造的帆布旅行袋。

    是大型的,底部装有滑轮。

    买回来后,把大山市郎送来的一亿元装进这二只旅行袋里面。

    就犯人所说的,每只旅行袋刚好可以装五千万元。

    装满钞票的这二只旅行袋大约有十四公斤重。

    十二时一到,犯人又打来电话。

    “准备好了吗?”

    犯人问道。

    “准备好了。”

    “很好。你提着那二只旅行袋去搭车,你有一辆白色的卡罗拉车吧?你就开那辆车子好了。由于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监视下,所以最好不要要花招,如果让我发现车子里面有刑警,可怪我心狠手辣,我会宰掉老先生。”t“知道啦!我把那二只装满钞票的旅行袋提上车后,该怎么做才好……”“你就沿着甲州街向西行驶,在下高井户的入口附近,有一座公共电话亭,你就在那座电话亭等我的指示,下午一时,我会给你下一步的指示。”

    对方说到这里,又“喀嚓”的挂掉电话。

    君子放好话筒后,注视着十津川问道。

    “我该怎么做?”

    “无沦如何,你一定要照着对方的指示去做,虽然我想让刑瞥躲在车上,可是,由于犯人已提出警告,所以只好作罢,不过,我会派人在后面跟踪,借以保护你。”

    二只旅行袋放进君子的车子的行李箱里面。

    十津川和龟井开着车子跟踪在君子的卡罗拉车后面。

    打从中野进入甲州街。

    在京王线的下高井户附近,有一座公共电话亭。

    君子把车子停在电话亭旁边。

    龟井也把车子停在五十公尺的前面。

    再七、八分钟就下午一时。

    君子下车,走进公共电话亭。

    “老套的手法。”

    坐在助手席上的十津川喃喃自语着。

    “哦?”

    龟井注视着十津川。

    “我是说犯人的联络手法。要她在公共电话亭等他的联络,这种做法不是很老套吗?”

    “是呀!”

    就在龟井点头说是时,不但听到共公电话亭的铃声响了起来,也看到君子拿起话筒。

    二、三分钟后,君子挂掉电话,走出电话亭,钻进车子里面。

    卡罗拉车再度驶起来,龟井也握着方向盘,踩下加速器。

    秋天的夕阳从正面照射过来。

    十津川和龟井戴上太阳眼镜。

    “犯人下一步会怎么做?”

    龟井一面注视在前面行驶的卡罗拉车,一面问十津川。

    “通常是会再利用一、=二次公共电话亭,以便确定有没有被跟踪,可是,这汰犯人不会这么做。”

    “你怎么知道犯人不会这么做?”

    “因为刚刚经过二座电话亭。”

    越向西行,绿色的植物逐渐多起来。

    尚未被破坏的武藏野地区跃入眼底。

    来到八王子附近时,卡罗拉车在加油站向右拐。

    道路的两旁不是旱田,就是广大的杂树林。

    由于是碎石子路,所以车子颠得很厉害。是一条上坡路,此时没有来车。

    前面的卡罗拉车停下来。

    龟井也把车子停在树荫底下。

    君子下车,打开行李箱盖,拿出二只旅行袋,一手拎着一只走进杂树林里面。

    是一片非常茂密的杂树林。

    马上就看不见君子的踪影。

    龟井拿着无线电线电对讲机下车,潜进杂树林里面。

    十津川看着他俩消失在杂树里面。

    不久,君子空着两手走出杂树林,发动卡罗拉车,朝着甲州街往回走。

    “龟井兄!”

    十津川对着对讲机呼叫着。

    “我是龟井。”

    龟井回答道。

    “情形怎样?”

    “杂树林里面绑了一块白布,中岛君子把那二只旅行袋放在那块白布的下面。”

    “她已经开车回去,有没有犯人的动静?”

    “现在毫无动静,静得连一点声音也没有。”

    “你想犯人会以什么方法取走这笔钱呢?”

    “我不知道。啊!”

    “怎么啊?龟井兄。”

    “我闻到一股恶臭味。”

    “什么臭味?”

    “啊!火灾,发生火灾啦!”

    龟井的大叫声经由对讲机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十津川也看到从杂树林里面冒出的白烟。

    九月以后,几乎没有下过雨,所以草木和空气都很干燥。

    杂树林立刻被火焰包围祝

    缕缕黑烟直往天空窜。

    “龟井兄!”

    十津川对着对讲机大声呼叫着,由于没有听到龟井的回答声,所以连忙从车上跳下来。

    当他跑到杂树林时,龟井步履蹒跚的从浓烟中逃出来。

    龟井一面猛咳嗽,一面来到十津川的身边。

    “由于火灾来得太突然,所以来不及把那二只旅行袋抢救出来。”

    “这样也好,因为犯人也拿不到。”

    十津川说道。

    跟前的杂树林变成一片火海,看来很有可能会蔓延到附近的山林。

    由于他俩脚边的杂草也开始冒烟,所以连忙退回车上,火速离开火灾现场。

    7

    这场大火一直燃烧了五个钟头才被扑灭。

    不要说是这片杂树林,就连附近的山林也被波及,损失据说高达十二亿元。

    十津川和龟井进入还在冒烟的杂树林里面。

    被烧焦的树枝不断的掉下来,也有许多树木倒下来。

    那二只帆布旅行袋已被烧掉,里面的钞票当然也被饶成灰烬,灰烬就到处飞扬。

    他俩发现一具年轻人的尸体。

    虽然尸体已被烧焦,可是,打从停在杂树林外面的车上找到车辆检查单,知道是住在东京世田谷,现在二十八岁的井上利夫。

    他俩彻查井上利夫的身份。

    有一次前科,现在没有工作,可以说是无业游民,让十津川感到兴趣的是,这个人以前产在中岛君子上班的俱乐部“贝拉米”当过服务生。

    十津川拜访先回家的君子,问道。

    “你认识一个名叫井上利夫的人吗?—一”“井上利夫?——”君子在口中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后问道。

    “这个人以前是不是曾在我上班的那家俱乐部当过服务生?”

    “是的。”

    “井上先生怎么啦?”

    “我们怀疑他可能是这次绑架事件的犯人。”

    “真的吗?——”

    “你放置那二只旅行袋的杂树林发生火警,我们在火灾现场发生被烧焦的井上利夫尸体。”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井上知道你和大山卓造的事情吗?”

    “我想他知道。”

    “若是那样,我们可以了解他计划这次绑架事件的理由,他一定是穷昏了头,才会绑架大山老先生,以便弄到钱。”

    “那么,那一亿元是不是平安无事的拿回来?”

    “很遗憾,那笔钱已被那场大火烧成灰烬了。”

    “唉!”

    “我想犯人井上是从跟我们反方面的道路开车接近那片杂树林,进入里面等你送钱来,在等候的时候,他抽烟,由于没有把烟蒂捻熄就丢进杂草中,才会引发这场大火,消防人员也说发生山林火灾的最大原因是人们乱丢烟蒂。”

    “这一来,被当成肉票的大山先生到底被藏在那里?”

    “目前我们在找他的下落。”

    十津川说道。

    十津川等人前往世田谷区调查井上利夫的住所,没有找到大山卓造。

    搜查一课共动员二十个刑警追查大山卓造的行踪。

    就在大家忙成一团时,龟井向十津川说道:“勒索函上的剪贴字已经查出来了。”

    “是不是从杂志上剪下来的?”

    “是的,是从名叫N的女性周刊剪下来的,有趣的是,据说中岛君子经常购买这份刊物。”

    “那的确是很有趣,可是,如果她是犯人,为什么她不使用其他种杂志呢?”

    “我也曾想过这个问题,可是—”

    “龟井兄,你有什么不满吗?”

    “我不认为这个事件到此结束。”

    “这个事件还没有结束,因为我们还没有找到大山卓造。”

    “你想他会不会已经死了。”

    “也许吧!”

    就在十津川含糊其词时,接到报告,说在京王多摩川发现大山卓造的尸体。

    十津川和龟井连忙赶往现常

    被绳索捆绑住的老人尸体已被打捞上岸。

    据说来此钓鲤鱼的人因钩到尸体,才把尸体打捞上岸。

    虽然尸体还绑着绳索,可是,由于绳索已松动,所以纵使不被钓鱼的人发现,不久也会浮起来。

    大山的儿子媳妇也都赶来确认死者是大山卓造,中岛君子也由死者身上的睡袍确定是大山卓造。

    尸体没有外伤,由于查不出死因,只好加以解剖。

    “这一来,事件全都结束了吧?”

    龟井仍然一脸不解的表情向十津川说道。

    “这要等解剖完才能确定。”

    “表面上看来,好像是犯人井上利夫绑架大山卓造后,立刻撕票,把尸休沉进多摩川后,再向大山的家人勒索一亿元,可是,在取款途中,突然发生火警,不但一亿元被烧成灰烬,连他本人也被烧死,天底下会发生这种事情吗?”

    “你不同意这种看法?”

    “我说不上来,只是觉得有点怪怪的。”

    龟井说道。

    十津川只是笑了一下。

    第二天,解剖报告送来了。

    死因是脑中风。

    “这一来,死者是病死的了。”

    十津川打电话到负责解剖的大学医院确定一下。

    “是的,死者是病死的。”

    负贡解剖的医生在电话那头说道。

    龟井脸色大变,说道。

    “大山卓造是病死的,这的确很出人意料之外。”

    “我并不感到意外。”

    十津川微笑着。

    “警官,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是病死的?”

    “我只是推测而已。解剖报告书上说,大山的死亡推定时间是九日下午十一时到十二时之间。”

    “可是,中岛君子不是说十日上午七点多,她去上野站购买娱乐报时,大山被绑架吗?”

    “她是这么说,由此可见她在说谎。”

    “为什么她要说谎呢?”

    “为了确定其理由,我们再去跟她见面,怎样?”

    十津川说道。

    8

    他俩抵达中野的公寓时,君子正对着三面镜很用心的化妆,准备去上班。

    “我们这次是为了结束这个事件而来。”

    十津川说道。

    君子闻言,脸色大变的说道:

    “犯人死了,事件不就结束了吗?”

    “不,还没有完全结束。”

    “为什么?”

    “因为一开始我就知道你是犯人。”

    十津川一面“哈哈”笑着,一面说道。

    君子被十津川这种举动搞迷糊了,不知道他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真的。

    “你是不是在开玩笑?”

    “不是,我是说真的。”

    “若是那样,为什么不一开始就逮捕我?”

    “因为开始时,我有三个问题想不通,一是如果你跟大山卓造结婚,就可以得到一半财产,这笔财产至少也有二、三十亿元,让我想不通的是,为什么你不跟他结婚,而要绑架他?二是为什么你要使用订阅的女性周刊制作勒索函?三是为什么你对有数十亿财产的大山家只要一亿元赎金?”

    “你现在已找到答案了吧?”

    “是的。当我知道大山卓造是病死的,才豁然开窍。大山卓造突然死去,一定让你感到很惊慌,因为大山一死,你非离开这栋公寓不可,而且也无法跟他结婚,如此一来,你就一毛钱也得不到,你为了制造他还活着的假象,只好绑架他,换句话说,如果能结婚,就没有必要绑架他,反之,只好制造出绑架事件,如果这么想,就能说明使用订阅的女性周刊制作勒索函的原因,因为这种事事出突然,不是早有预谋,所以才会使用订阅的杂志制作勒索函。”

    “一亿元的理由你也知道吗?”

    “我不但知道,而且更让我确定你是犯人,井上利夫是被你利用的可怜虫,他在电话中所说的话是你教他的吧?要求一亿元,并且分装在二只S社制造的帆布旅行袋,放在杂树林里面,其目的就是让山林火灾烧掉。”

    “如此一来,不是连一毛钱也得不到吗?”

    “如果那二只旅行袋里面装的是钞票,是连一毛钱也得不到,可是,事实不是如此,你早已准备好二只同一形式的旅行袋,里面装满旧杂志和报纸,你把这二只旅行袋放在行李箱里,用席子盖起来,以免被人发现,当你把那二只旅行袋,拎进杂树林里面,放在指定的地点后,若无其事的返回车上,可是,你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绕到杂树林的另一面纵火,井上利夫早已守候在杂树林里面,当他发现火灾时,由于前面有警察,后面有烈火,无法逃出去才活活被烧死。一切都照你的计划进行,可惜的是,大山的死亡推定时间让你功亏一篑,如果井上利夫是犯人,那他不是绑架死人吗?老实说,你把那一亿元藏在哪里?”

相关推荐:西村京太郎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