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短篇推理小说《黑玫瑰城堡》在线阅读

2021.6.2 悬疑小说 4

作者:横沟正史

    迷宫专家

    富士夫身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洞穴里,内部的通道四通八达,宛若迷宫一般。

    富士夫一直在迷宫里东走西走。始终绕不出去,心中越来越感到不安、恐惧。

    更糟的是,即使他现在想往回走也不可能了,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走到原点。

    (啊!这座漆黑的地底迷宫里竟然只有我一个人……)

    富士夫感到十分孤独、害怕,几乎要哭出来。

    他想大声叫喊,但是声音却卡在喉咙里。

    (我会葬身在这个黑暗的迷宫里没有人知道吗?)

    富士夫在地底迷宫里不停地走着,无边无际的恐惧感使他的心底升起一阵凉意……

    终于,他忍不住流下泪来。

    就在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敲击洞壁的声者。

    富士夫一听到声音,心中顿时萌生一线生机。

    (有人……有人来救我了!)

    “救生救命啊!我在这里……”

    富士夫拚命叫喊着。

    突然间,他从梦中惊醒过来。

    (原来是做了一场噩梦啊!)

    一想到这里,富士夫顿时松了一口气。

    但是,这个噩梦不仅让他吓出一身冷汗,一颗心也噗咚噗咚地跳得好快。

    富士夫回想起先前自己在梦中大呼救命的声音,忽然觉得很不好意思。

    他躺在床上侧耳倾听,看着有没有人听见他的叫声而赶来查深情况。

    (如果有人听见我的叫声,那就糗大了。)

    幸好家中一片寂静,其他人似乎都睡得很熟。

    他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觉。

    可是,人一旦从噩梦中惊醒,就不容易再入睡了;而且越是想睡,头脑反而越清醒。

    因此富士夫打消睡觉的念头,开始回想刚才做的噩梦。

    富士夫为什么会做那个噩梦呢?

    关于这一点,他自己倒是非常清楚。

    现在,我们就开始述说他为什么会做那个噩梦吧!

    那天,富士夫和叔叔小田切博士在八月的炎炎夏日下走了十几公里,其于抵达“黑玫瑰城堡”时,整个人宛若一团棉花般虚弱无力,两条腿僵硬得提不起来。

    富士夫今年十四岁,是国中二年级的学生,他的叔叔——小田切博士趁着暑假带他到伊豆半岛的温泉区避暑。

    富士夫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但身体却不是很健壮,因此小田切博士如多利用这个暑假好好留炼他的体格。

    他每天拉着窗上失去好游或到海水浴场游泳,今天他们更是一口气走了十几公里来到“黑玫瑰城堡”,并打算住在这里。

    途中,小田切博士已经为富士夫介绍过“黑玫瑰城堡”的来历。

    “我曾经说如果有机会来这里的温泉区,一定要再次拜访‘黑玫瑰城堡’,里面住了一个非常可怜的人。”

    “黑玫瑰城堡”的主人原本是一位叫古宫一摩的子爵,古宫子爵是一位非常有趣的人,对建筑特别有研究,算是日本相当有名的大师。

    大学毕业之后,古官子爵区出国游历,四处参观外国的建筑物。

    在旅游途中,他对欧洲的古堡最感兴趣,因此一回到日本,便在伊豆半岛上建造这座“黑玫瑰城堡”。

    城堡里面的装满,摆饰全部由欧洲进口,尽管它的外观不像欧洲古堡那么雄伟、宏大,但只要你一走进这栋建筑物里;马上就会感染到欧洲古堡的神秘气氛。

    “即使他现在已经不是子爵,但我还是习惯这么称呼他。古宫子爵有一个非常奇特的嗜好……”

    “叔叔,古宫子爵有什么奇特的嗜好?”

    “外国的古老建筑物大都和迷宫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像埃及的金字塔里面就宛如一座迷宫;还有在希腊文化之前,兴盛于地中海克里特岛古文明的遗迹,看起来也像一座迷。

    另外,罗马的地下基客有联系罗马城和附近村庄的地下通道;那些地下通道有如蜘蛛网一般四通八达,也算是另一种地下迷宫,古宫子爵就是研统这一类迷宫的专象。”

    “叔叔,古宫子爵为什么喜欢研究迷宫呢?”

    “我听说他是想将伊豆半岛的某个地方设计成规模庞大的迷宫,藉此吸引外国观光客前来参观……啊!到了,富士夫,那栋建筑物就是‘黑玫瑰城堡’。”

    经过小田切博士的说明之后,富士夫永远也忘不了第一次看到“黑玫瑰城堡”时的成觉。

    冒失男子

    “黑玫瑰城堡”矗立在一座低矮的山丘上,尽管外观看起来不够雄伟、宏大,但是观测哨、尖塔和钟棱等高耸入云的景物却十分奇特。

    每当落日余晕照映在这栋建筑物上所烘托出的美景,实在很难用只字片语来形容。

    “叔叔,真是太美了,这栋城堡好美啊!”

    富士夫忘情地发出一连串惊叹声。

    “是啊!不过这栋宏伟的建筑物里却发生一段令人感伤的故事,如今住在城堡里的人甚至没有时间沉下伤心的泪水。”

    “叔叔,究竟那是什么样的故事?”

    “我现在正要告诉你……”

    当他们两人边说边走在通往“黑政现城堡”的缓坡时,有个男人突然从旁边的树林里跳出来。

    男人一看到小田切博士和富士夫便吃惊地停下脚步,接着又惊慌张张地跑开,男人的长相和装扮非常奇特,所以小田切博士和富土夫也被他吓了一大跳。

    那男人戴着一副大墨镜,脸上长满了胡子,看起来有如一头黑熊。

    此外,他的额头到左眼角有一道很长的疤痕,乍看之下会让人吓一大跳,加上他的穿着十分落魄,仿佛将一大块抹布穿在身上似的,手上还拿着一根粗粗的拐杖。

    小田切博士和富士夫对着一眼之后,那个男人立刻将脸转开,一溜烟地跑掉了。

    “叔叔,那个人是……”

    “嗯,那个人啊……如果他这样神出鬼没、晃来晃去的话,我们就必须小心‘黑玫瑰城堡’里的每一个人……”

    小田切博士叨念了几句,突然想起一件事,转头看着富土夫问道:

    “对了,富士夫,刚才我说到哪里?”

    “叔叔刚才说到‘黑玫瑰城堡’发生过一段令人感伤的故事,那究竟是怎么样的故事呢?”

    “这的确是非常奇怪的事情……有一天晚上,古宫子爵突然不见了,就像烟霞一般消失了。”

    “古官子爵为什么会像烟雾一般地消失了?”

    “不知道。去年夏天的某个晚上,古官子爵的夫人和女儿都有看见他走进寝室,可是到了第二天,古宫子爵却不见踪影了!奇怪的是,家中的玄关、后门,以及所有窗户都上了琐,完全看不出古宫子爵离家出走的迹象。

    古官子爵的家人搜遍城堡中的每个角落,始经找不到他,所以我才会说古宫子爵就像烟雾般消失无踪。”

    “真是奇怪。”

    “古宫子爵失踪后,他的夫人和女儿一直相信有一天他会再度回到‘黑玫瑰城堡’,可是过了一年,古宫子爵依然音讯全无,因此子爵夫人——达子和女儿美智子整日以泪洗面。由于达子夫人哭得大伤心,听说已经失明了。”

    听到这么悲惨的故事,富士夫也跟着叹了一口气。

    “叔叔,美智子今年几岁?”

    “她今年十三岁,比你小一岁,你们两个应该可以成为好朋友。啊!对了!古宫子爵消失的时候又发生一件怪事!”

    “是什么怪事?”

    “古宫子爵有收然宝石的嗜好,他收集了许多钻石、红宝石等,可是在他失踪之后,他的家人曾经找寻过这些宝石,却始终不见踪影。”

    “这倒是很奇怪。”

    不久。他们来到‘黑玫瑰城堡’。

    由于小田切博士事前已经联络妥当,因此达子夫人和美智子都迎接他们。

    达子夫人的双眼失明后,脸上总是戴着一副绿色墨镜。

    美智子虽然只是个十三岁的小女孩,但由于遭遇父亲无故失踪的悲参境遇,使她看起来比同年龄的女孩早熟、懂事。

    那天晚上,“黑政槐城堡”里除了小田切博士和富士夫之外,还有一位客人。

    他叫柳泽一郎,一名律师,最近在“黑玫瑰城堡”附近买下一栋别墅作为避暑之用。

    柳泽一郎大约四十岁左右,个子很高,是一位非常有教养的绅士。

    “最近柳津先生每天都会到我们家坐坐,否则家里只有年幼的美智子和帮佣,实在教人不放心……”

    达子夫人说道。

    小田切博士、富士夫和柳泽一郎在“黑玫瑰城堡”用过晚餐后,一起来到会客室聊天。

    由于富士夫白天走了一段很长的路,在聊天的过程中不时地打瞌睡,最后终于体力不支睡着了。

    柳泽一郎将他抱到二楼的房间睡觉,那时候大约是九点左右。但富士夫实在太累了,完全不知道柳泽一郎抱他回房间睡觉这件事。

    后来,柳泽一郎和小田切博士聊到十二点,才回去自己的别墅。

    当晚,富士夫在房里区来后,便再也睡不着了。

    他开始回想今天前来“黑玫瑰城堡”的途中,小田切博士告诉他关于城堡的事情。

    突然间,富士夫听见某处传来敲打墙壁的声音。

    咚咚咚…敲打墙壁的声音一直持续着。

    富士夫这才想起先前他在睡梦中就曾听到这种声音,但是他现在绝对不是在做梦,的确是有人在敲打墙壁……

    他立刻从床上坐起来环机房间内部,然后发现一件难以形容的怪事。

    奇怪的大时钟

    由于富士夫是被柳泽一郎抱过这个房间睡觉的,在这之前,他根本不知道房间的角落放了一个大时钟。

    这种时钟在外国被叫做爷爷钟,大约有一个人那么高。

    富士夫之所以能在黑暗中看见那座大时钟,是因为大时钟的钟面涂了夜光涂料,所以能清楚看见现在的时间。

    此外,钟面下方有一扇可供一人进出的玻璃门,里面有一个左右摇摇的金色钟摆。

    现在时间是十点半,富士夫不经意地瞥了钟摆一回,突然睁大眼睛……

    (这是怎么回事?莫非我还在做梦?

    左右摇摇的钟摆怎么会浮现出一张人脸?)

    “啊!”

    富立夫不由得紧紧抓住床单的一角。

    那真的是一张人脸,而且就像马戏团中经常出现的小丑脸蛋——一张脸涂成白色,两顿画着红色的心型和方块。

    那张胜不但张大嘴巴笑着.还一直看着富士夫。

    富士夫摇摇头,心想自己果然还在做梦。

    如果他不是在做梦,左右摇晃的钟摆怎么会突然变成一张人脸呢?

    但富士夫并非在做梦,他不仅看到一张脸,接下来还看见一个人形……

    只见那个人穿着宽松、白底红色圆点图案的衣服,好象是马戏团里的小丑戏服。

    (天啊!大时钟里面竞然有人……)

    就在富士夫准备大声尖叫之际,大时钟的玻璃门突然往左边打开,紧接着,一个奇怪的小丑从玻璃门里面跳出来。

    富士夫被这究如其来的怪异景象吓得大叫一声,迅速将脸埋在床上,不敢再看下去。

    接下来,一只强而有力的手从身后一把抱住富立夫,并用手帕捂住他的鼻子,一阵刺鼻的味道由鼻子直冲富士夫的脑门。

    没一会儿,富士夫就不省人事了。因此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他当然一概不知。

    当富士夫清醒过来时,整个房间里充满阳光。

    富士夫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思绪仍然混浊未明。

    瞬间,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又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富士夫旋即从床上坐起来,定睛一看,房间的角落果然有一个大时钟,金色的钟摆一左一右地摆动着。

    他将视线移到钟面上,得知现在的时刻是十一点钟。

    富士夫从床上跳下来,慢慢走向大时钟,然后伸手去摸钟面下方的玻球门。由于玻璃门没有上琐,他一下子就打开了。

    富土探头进去玻璃门内,摸了摸大时钟后面的板子,结果板子嘎的一声掉下来,后面露出一个好大的洞。

    他赶紧从房间冲出去,可是才跑到门口,便愣在原地。

    富士夫茫然地看了看四周发现大时钟后面的墙壁就是走廊上的墙壁,上面丝毫没有挖掘的痕迹。

    再说,哪有人会去挖一个通向走廊的大洞呢?

    当富士夫发现如上并没有预期的洞口时,的确感到有些失望。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昨晚发生的一切只是出于我的幻想?

    大时钟后面的板子是因为太老旧、钉子松动才会作下来,昨晚发生的事情其实只是一场梦,全是因为我太累了……嗯,一定是这样,不然怎么可能会有一个人从时钟里面走出来这种怪事呢?而且那个男人,还穿着怪异的小丑服装……一定是我自己在做梦!)

    尽管富士夫不断地说服自己相信那只是一场梦,但心底仍觉得有些地方说不通。

    于是他待在房里冷静一下,然后又按巡一遍房间的角落,才换好衣服下楼。

    这时,柳泽一郎正和小田切博士愉快地聊着。

    小田切博士一看到富士夫,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富士夫,已经日上三竿了,你怎么还是一副睡眠惺松的样子?哈哈哈!快去洗洗脸,早饭已经为你准备好了,达子夫人说今天要让我们见识一下古宫子爵的收藏品。”

    红宝石

    等富士夫吃过早餐后,达子夫人带着大家参观古宫子爵的收藏品。

    那些收藏品放在楼下大厅四壁的房间里,全都是古宫子爵重金买回的珍奇主物,包括外国中世纪的盔甲、印度的可怕佛像、西洋的盾、剑、头盔,以及刻印着各式图藤的瓦片……等等,这些宝物不仅挂满整面墙壁,有些还摆放在屋子里。

    “我丈夫失踪之后,我就决定尽量不要进入这个房间。虽然我的双眼已经失明,但这个房间里的味道还是会让我想起音讯全无的丈夫……”

    达子夫人悲伤地说着。

    小田切博士和柳泽一郎点了点头,两人都非常同情达子夫人的遭遇。

    就在这时,美智子突然尖叫起来。

    “美智子,你怎么了?”

    达子夫人急忙问道。

    “妈妈,佛像手中的那把剑上勾住一个奇怪的东西。”

    美智子一边说,一边拿起勾在剑上的小布条。

    富士夫看了一眼美智子手中的布条,吓得瞪大双眼。

    (白底红色圆点图案的布条……这不是跟他昨晚看到的马戏团小丑身上穿的衣服花色一换一样吗?)

    “看来有人跑进这个房间,而且衣服还被这把剑勾破了。妈妈,这块布条好奇怪哦……你们看!”

    这时,美智子的脚下发出一阵轻脆的声响。

    她本能地往后跳开,从地板上捡起一个东西。

    “啊!这……”

    美智子的手里拿着一颗红宝石,颤抖着声音说:

    “妈妈,这是和爸爸一起消失无踪的红宝石!”

    “美智子,你是说那颗我们追寻不着的宝石吗?”

    “是啊!它就掉在这里的地板上,你摸摸看。”

    于是达子夫人伸手去换美智子捡到的红宝石。

    “美智子,这颗红宝石为什么会掉在地板上?当初我们找了好久都找不到……”

    这时,柳泽一郎开口说:

    “夫人,会不会是你们之前没有留意到它掉在地板上?毕竟它只是一颗小宝石……”

    “不可能,我每天都到这个房间仔细查看每个角落,怎么可能会没有注意到它掉在地板上?我觉得爸爸一定躲在某个地方,昨天我也照例进来这个房间,但是那时候并没有看见布条和红宝石。”

    美智子说话的口气相当激动,小田切博士和柳泽一郎不禁面面相视。

    由于发生了这一段插曲,因此大伙参观宝物的兴致也就此打住。

    如果美智子所言不假,那么昨天晚上一定有人潜入“黑玫瑰城堡。”

    后来他们询问佣人,佣人说城堡的前、后门都琐得牢牢的,而且所有的窗子也都从里面上琐。

    “其是奇怪……”

    “嗯,的确有些不对劲。”

    小田切博士和柳泽一郎看了对方一眼,感到一头露水。

    但是美智子仍然相当坚持自己的想法。

    “不,一点都不奇怪……我想一定有人从某处进入这个房间,而且我知道这个人是谁。”

    “你知道这个人是谁?”

    柳择一郎吃惊地问道。

    “那个人脸上有一道疤痕,他每天都在城堡附近徘徊,我想……他一定是从某个地方港进城堡。”

    美智子的情绪相当讲动,说完便哇的一声哭出来。

    双眼失明的达子夫人也乱了方寸,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就在这时,富士夫出声问道:

    “叔叔,你们昨天晚上聊到几点才睡觉?”

    小田切博士对富士夫这个问勤感到非常讶异,他回答说:

    “我和柳泽先生一直聊到十二点左右。富士夫,有什么不对吗?”

    “没什么,我只是随便问问。”

    那个奇怪的小丑是在十点半左右从大时钟走出来,如果当时大家都还没有睡觉的话,应该会听见声音才对。

    (难道……那真的只是一场梦?)

    富士夫的发现

    那天晚上达子说她头痛,吃过晚饭便立刻回房去了。

    接着,美智子也以头痛的理由跟着母亲回房。

    奇怪的是,富士夫竟然也说自己昨晚没睡好,大约八点左右就回到昨天睡觉的房间。

    最后只剩下小田切协主和柳泽一郎,两人开始下起日本象棋。

    富士夫回到房间后,根本一点睡意都没有。每当他要思考事情,就其非常想睡,还是可以让脑子继续运作。

    富士夫回想着被佛像手中的剑勾住的布条,以及掉在地板上的红宝石……昨天晚上的确有人潜入“黑玫瑰城堡”,而且那个人是从大时钟里面走出来的。

    可是,大时钟后面的墙壁并没有任何机关。

    (这又是为什么呢?

    难道真的是我自己在做梦……)

    富士夫连续打开、关上大时钟的玻闭门好几次,忽然灵光一闪,大叫一声便站在原地不动。

    (当时那个大时钟的玻大门是往左开的……)

    这件事的确有违常理。

    一般而言,门应该会往右开才对,可是昨天晚上那扇玻璃门却是往左打开,接着奇怪的小丑从大时钟里面走出来……

    (为什么会这样呢?)

    宫士夫专心地思索这个问题。

    顷刻间,他突然想到一件事,于是再度检查一遍房间。

    就在这时,他听见小田切博士上楼的脚步声,立刻打开房门叫道:

    “叔叔、叔叔!”

    “富士夫,你还没睡啊!”

    “叔叔,柳泽先生回去了吗?”

    “嗯,他刚回去。你有什么事?”

    “我有话要根叔叔说,请您进来一下。”

    小田切博士纳国地走进房里后,富士夫立刻关上门,然后简短地述说他昨天晚上亲身经历的事情。

    听完富士夫的叙述,小田切博士立即吃惊地检查那个大时钟。

    不一会儿,他失望地对富士夫说:

    “富士夫,后面的墙上根本没有任何机关,你果然是在做梦。”

    “不,叔叔,昨晚我明明看见那扇玻璃门往左边打开,可是刚才我检查的结果,却发现它是往右边打开的,叔叔,既然是往右边打开的门,为什么我会看成是往左边打开的呢?”

    “富士夫,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使你的意思。”

    “叔叔,你真的不懂吗?那么,你看着这个。”

    富士夫将区院房间、挂在大时针对面墙上的黑色窗帘卷起来,不料那里竟然也出现一个大时钟!

    小田切博士瞬间睁大眼睛,随即明白那是映在镜子里的时钟。

    “叔叔明白了,你昨天晚上再到的是映在镜子里的时钟。所以看起来才会左右相反。”

    “没错。叔叔,当小丑跳进来的时候,我的确是脚前着门的方向睡在床上。当时昏黄的月光从右边段进来,因此我记得非常清楚。那时我听见奇怪的声响,于是前门的方向看去,时钟是位在机个位置。”

    “这么说来,你昨天晚上看见的是真的时钟……”

    “不,叔叔,昨天晚上我看到的是映在镜子里的时钟,也就是说,昨天晚上门的旁边有一面镜子,镜子的对面是那个大时钟,只是后来小丑把大时针和镜子的位置互调了。”

    “我想小丑之所以要把镜子和时钟的位置互调,主要是为了误导我,也就是说,他不想让我知道时钟真正的位置,因为在真正时钟后面的用上有一个洞穴。”

    接着,小田切信上和富士夫合力推开镜子,结果正如富士夫所说,镇子后面的后壁上有一道门型的裂缝。

    小田切博士一看到这个门型裂缝,不禁大吃一惊。

    就在下一秒钟,墙壁里而忽然传出一些声响。

    “啊!他来了!”

    富土夫小声说道。

    他立刻关掉电灯开关,和小田切博士躲在暗处等待着。

    咚咚咚……从墙壁里面传出的声音愈来力清晰,听起来好像有人在墙壁后面的楼梯走著。不久,那个人大概爬完楼梯,脚步声在门型裂缝的对面停顿下来,可能正在观察房内的动静。

    富立夫的心脏跳得非常急促,额头也不断冒着冷汗。

    他咬紧牙关,静持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状况。

    接着,他们听见啪答一声,对上的门型裂缝就住弹簧一般朝房里推开,昨晚那个奇怪的小丑走了进来。

    在微暗的灯光下,小丑睁大眼睛环顾房里的一切,但这时又发生一件怪事……

    只见另一道人影从小丑的身后走进来喊道:

    “伪君子?”

    话声甫落,那道人彭立到扑向前面的小丑,刹那间,两道人影倒在地板上扭打起来,发出巨大的声响。

    富士夫看到眼前这一幕,吓得不知所措。

    这时候,走廊上传来一阵慌乱、急促的脚步声。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富士夫,你怎么了?”

    富士夫听到达子夫人和美智子的叫唤声,终于清醒过来,在他打开房门的同时,小田切博士也打开房里的电灯开关。

    他们看见地板上躺着一个筋疲力竭的小丑,以及一个脸上有疤痕、吃力地爬起来的男人。

    “啊!你、你是什么人?”

    一听到小田切博士的声音,脸上有疤痕的男人难过地摇摇头说:

    “小田切、达子、美智子……你们不知道我是谁吗?我……我是古宫一磨啊。”

    自称是古宫一磨的男人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倒在富士夫的床上。

    十点半之谈

    古宫一磨之所以无缘无故地失踪一年,是由于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情。

    他除了喜欢研究外国城堡之外,对迷宫也深颁兴趣。正因为如此,古宫一磨在建造“黑玫瑰城堡”的时候,便悄悄地构筑一条秘密通道。

    他有时会乔装成老百姓的模样,跑到附近的小镇、村落去玩,并且对没有人能识破他的伪装而到十分自豪。

    大约在一年前的某个晚上,古宫一磨乔装成老百姓,从秘密通道馆到附近的小镇去玩,不料却在回家途中掉落悬崖,身受重伤,也失去记忆。

    幸好这次意外并未夺走古宫一磨的性命。

    他在清晨时分清醒过来,但由于头部受到撞击,对以前的事没有任何印象,连自己叫什么名字、家往何处、有妻有女的事全部记不得了,他就像变成另一个人似的,糊里糊涂地来到东京。

    在失去记忆的那段期间,他只能当建筑工人维生,度过了一个年头。

    某天,一根木材从鹰架上掉下来击中他的头部,他就这样失去知觉了。

    不知他遭受这一击是幸?抑或不幸?当地恢复意识的时候,终于想起自己是古宫一摩。

    于是古官一磨将事值的原委告诉当时雇用他的山胁工头,并说出“黑玫瑰城堡”的秘密通道和自已收载的许多宝物。

    山胁工头一听到这件事,便把古宫一磨拘禁起来,然后以柳泽一郎的名义买下“黑玫瑰城堡”旁边的别墅,悄悄地从神秘通道进人城堡盗取宝物。

    因此那个小丑其实是柳泽一郎,他真正的身分则是山胁工头。

    古宫一磨费尽千辛万苦才逃脱出来,回到“黑玫瑰城堡”附近监视山胁工头的一举一动,并决定在今天晚上活捉他。

    这么一来,所有事情都真相大白了。

    达子夫人和美智子看到古宫一磨平安返家,心里真是高兴极了。

    第二天,古宫一家和小田切博士、富士夫五人聚在一起庆祝,席间大伙一直称赞富士夫的机智表现。

    但是,富士夫从映在镜子上的时钟看到小丑出现的时间究竟是几点钟呢?

    他当时看到的时间是十点半,那么正确的时间应该是……

    关于这一点,各位读者只要将时针对着镜子观察就可以知道正确的时间了。

相关推荐:横沟正史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