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短篇推理小说,水上勉《牙齿》在线阅读

2021.5.24 悬疑小说 1100

    十二

    29日黄昏,香取秀男到足利市织姬神社附近去访问松见繁太郎。繁太郎正好在家。足利市是个老城市,从织姬神社下来,建有公民馆、市政府等,相当繁华。神社坐落在小山丘上。细长的街道在山丘上延伸着,美丽的住宅在街道旁并列着。从街道拐进胡同,大约走20米,便发现了松见的家,香取喜不自禁。他顾不得正是吃晚饭的时候,立即上前敲门。

    门里走出来一个十七八岁剪短头发的姑娘,白皙的皮肤,高高的鼻梁,长得很漂亮。香取说明来意后,姑娘便跑进去喊道:

    “爷爷,有客人呢。”

    香取被请进大门旁一间有四张半辅席大小的房间。松见繁太郎很消瘦,但是目光炯炯有神。

    “唐突地前来拜访,只是想请问一下有关浅田米造的事。从前,他拜过您为师,并在您手下干过活。”“噢,浅田米造吗?”老人露出锐利的目光,看着香取。

    “是的,不过,他没多久就不干铸工的活儿了,假如你还记得他的话,请您把他的情况告诉我。”“我知道,听说,浅田先生现在是一家袜子公司的经理。你大概知道,这个足利市也有一家很大的袜子公司,叫做托克里特,底下还有好几家袜子公司。有一次,浅田先生到这里来跟他们接洽一些事情,顺便来看望过我。”

    “经理到这里来过吗?”香取不觉惊叫起来。

    “你是浅田先生公司里的人吗?”

    “是的。”

    “那是四月份,或者五月份的事吧。当时他说,就要出国旅行了……打那以后,杳无音信。”

    姑娘送茶来,老人请香取喝茶。看上去,松见是位老好人,但是他经风霜的脸上纪录着他这个铸工多年来在各地流浪的艰辛。

    “以前,浅田先生当铸工的时候,厂里发生过火灾,这事您知道吗?”

    “那是本所区的衡器厂吧,在菊川町。当时,那一家厂有铸造部,我把浅田米造先生和竹内先生介绍过去的。你怎么知道这样的旧事呢?”

    “那,我可不知道。那场火灾以后,浅田先生总算还有消息,竹内先生却不知去向了。”

    “竹内先生是什么地方的人?”

    “在石川县的北面,听说,靠近浅田先生的老家。”

    “是不是轮岛了’

    “不是轮岛。他也是介绍过浅田先生的次郎作介绍来的。记得,他像是在另一边的海岸,叫津久摩吧。”

    “您知道不知道竹内先生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啊,这就是铸工的坏脾气……有一次,他的弟弟来过。”

    “弟弟?是竹内先生的弟弟吗中’

    “是啊,他也是个铸工,在各地流浪。”

    这时,在户田町二丁目的路上叫香取倒车的那个身穿黑西装的男人的面孔浮现在香取的眼前。

    “松见先生,他什么时候来过?”

    “大概是去年春天吧。很像他哥哥,个子很高。”

    “他是来打听哥哥的去向吗?”

    “是的。可我只知道二十二三岁时的竹内先生,所以问我也答不上。奇怪的很,他也和你一样,问起本所的工厂的失火的事呢。”

    “他的衣着、相貌是怎么样的?浅黑色面孔,满脸胡须,瘦瘦的身材,声音嘶哑,是不是?”

    “是的,你说得对。”

    香取暗下思量:寻找哥哥的这个人,也许是那个男子,看上去大概有四十二三岁的样子……这是怎么回事?弟弟在寻找哥哥,他也问起火灾的事;竹内的哥哥的失踪和浅田经理的失踪;自从本所发生火灾后过了30年,他们俩都同样杳无影踪。而且,经理是遇到竹内的弟弟以后失踪的。那个身穿黑西装的人,是不是竹内的弟弟?火灾、本所、浅田经理、哥哥竹内——在这当中有什么联系?

    香取碰壁了,但感到无比兴奋,同时又十分疑惑。

    “松见先生,你能不能告诉我,竹内先生兄弟俩叫什么名字?”

    “喔……”老人把手放在头上,想了一会儿,“请稍等片刻。”

    说着,走进里屋去了。

    过了一会儿,老人从里屋出来,说:

    “我去找从前的贺年片,可是东西被小孙子翻乱了,找不着,旧的贺年片都不见了。哥哥大概叫竹内照松吧,弟弟只来过一次,我叫不出他的名字。”

    香取秀男道过谢,急急忙忙离开松见家。他要去向十善警部报告。


   十三

    比起香取秀男的突然出现,倒是香取所提供的材料更使十善警部感到震惊,这完全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情况。

    侦查工作已经发展到没收“远东商行出售的烧水壶”这一阶段。为了不至于给市民们带来刺激,侦查工作秘密地进行着。这比公开侦查困难得多。正在这个时候,香取秀男提供了浅田米造当铸工时期的情况以及他和竹内兄弟的关系,这使警察当局更加坚定了追捕竹内的决心。

    十善警部对香取的态度,显然和25日询问香取时迥然不同了。

    “香取先生,谢谢。你跑到石川县去,实在太辛苦了。我们也和石川警察局联系过,对我们的询问,他们只回答说,浅田先生没有回去过。”

    香取望着满脸喜悦的十善警部,不禁想起自己访问北方海岸的名舟时,达治郎老人曾说起派出所警察到他那儿去过。

    “警部先生,在追查过程中,我产生了一个疑问:为什么浅田经理和竹内照松都失踪了,而且是相隔了30年之久。”

    “你问得很好。不过,香取先生,这个问题迟早会解决的。有人看见过竹内市松,我们正在全力以赴追究市松的踪迹呢。”

    “您是说有人看见过竹内吗?”

    “是的,他改姓换名,叫垣之内太一郎,在川口市宇见铸造厂干过活儿。四日那天,他离开户田町,销声匿迹了。”

    “这么说,那个人就是弟弟竹内吗。”

    “我们基本上断定他就是竹内市松。香取先生,你的汇报使我们掌握了一件重要的事实:你告诉我们有个叫竹内照松的人物,照松的失踪不会与浅田先生的失踪毫不相干的。我们在猜想,很可能是弟弟市松杀害了浅田先生。”

    “什么?市松?那个穿着黑西装的男子吗?”

    “是啊,我们推测,也许照松从前吃过浅田的亏。你刚才不是说过吗,市松到足利去向松见先生打听他哥哥照松的下落。这说明,他对那件事很不清楚,便只好向从前的熟人打听,或者可以这么说,多年来市松一直在寻找他哥哥的去向,但是实在找不到,只好去问松见老人了。香取先生,或许我们还得预料更严重的情况。”十善警部刚毅的脸上泛起激动的神色。

    “这么说,是我们经理把竹内照松……”


   十四

    石川县风至郡有个渔港,叫小木町。翻开地图就知道,它坐落在北面的边缘,与轮岛市遥遥相对。从七尾市顺着海岸朝北可到穴水车站,再从那里乘公共汽车往东开35公里就能看见一个海湾。小木町就面临这个海湾。从小木町出发,越过小山皇,往山里走大约两公里,有一个村子,叫上市之濑。村里的居民不到50人。小山丘上有梯田,从那里俯瞰,明媚的九十九海湾尽收眼底,就像一片菊叶。梯田如同千枚田一般,都是一小块、一小块的。过了梯田地带,地势渐渐升高,那就是针叶林繁茂的高濑山。从这条山路到标林的人口处有一片疏林,有人在那里发现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尸体。那是12月22日,一个寒风刺骨的傍晚,上山打柴的村民发现了这一情况。

    小木町派出所的警察立即赶到现场验尸。死者身穿黑色西装,是个四十来岁的男子。死去已有十天了。因为那里是高岗地区,通风好,气候寒冷,所以尸体刚刚开始腐烂。村民们闻讯后都跑来看,有一个农民大叫起来:

    “这是竹内叔叔呀!到东京去干活的竹内叔叔呀。”

    在死者的口袋里找到了遗书,警察断定为自杀案。

    警方查明,死者确是竹内市松。25年前,他离开了上市之濑村的老家,现在村里已没有他的家了。因为他们兄弟俩早年外出,杳无音信。做母亲的也在十年前去世,没有人继承家业。不过,村里还有一些他小时候的朋友,认出他的那个农民就是他小学的同学。市松的遗书有两张信纸,遗书上详细地谈了如下情况:

    我生在石川县九十九湾后面的上市之濑村,我出生的家庭已经没有了。可是,临死前,我还是决心回到我出生的村子里来。我有过母亲,也有过哥哥。哥哥早年上了东京,当铸工。我也想当一名铸工,就把母亲一个人留在村里,到东京去找哥哥。我们在东京本所区菊川町的守山衡器厂干活儿。我在那里认识了哥哥的朋友浅田米造。昭和二年,本所的这家工厂发生了火灾。失火后第三天,我哥哥突然不见了。我到处打听,还是不知去向。我找遍了全东京。每逢有铸工从外地来,我就向他们打听哥哥的事。可是没有一个人知道我哥哥的消息。我忽然想起哥哥失踪前说过:“米造那个家伙,趁火打劫,拿了锡。”米造和我哥哥同年,比我哥哥机灵,师傅很喜欢他。当时我哥哥说得很认真,我却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不久,厂方查出一大堆锡在失火时遗失了。他们说,有人偷了,一定是我哥哥偷了锡,把它变卖后逃走了。这也难怪,我哥哥失踪了嘛。又过了一个月,米造辞离了衡器厂铸造部。那时候,有一个传说使我觉得非常奇怪:米造的脚上有一大块烫伤的地方。火灾时,米造到底在什么地方烫伤的?说不定米造和我哥哥一起偷了锡。我哥哥告诉过我的话,我记得很清楚,所以我向上司报告了。可是上司根本不相信。他们把我哥哥一个人看做坏人。两年过去了,三年过去了,我哥哥仍然杳无音信,好像石沉大海一般。我回到石川县九十九湾去看过了。哥哥没有给家里去信,哥哥不给母亲写信确是怪事。在这以前,哥哥经常给母亲写信,他还叫我写信呢。打那以后,直到现在,我一直在寻找哥哥。我找遍了日本全国的铸造厂。可是没有一个人知道我哥哥的消息。我不能不认为哥哥已经死了。我逐渐形成了一种想法:我哥哥是在本所的衡器厂死的。我做了一个梦:我哥哥和米造在化铁炉前打架,我哥哥被打昏了,米造便把我哥哥扔进炉子里,这样是找不到罪证的。在一千度以上的炉子里,包括人体在内的一切东西都会熔解的。米造干得出这样的事吗?不过,除此以外再也想不出哥哥失踪的原因。哥哥失踪前,人家看见米造和我哥哥在炉前悄悄地谈着什么。我向大家打听了,谈话以后的情况他们都一无所知。

    我到处寻找哥哥,不知不觉已是一个42岁的人了。我流浪到川口市的宇见铸造厂来。这时候,我偶然在报上看到浅田米造游历欧美归来的报道。浅田米造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站在飞机场向许多欢迎的人们挥手致意。我一看米造,心头的怒火往上直冒。这个家伙是偷了锡才发财致富的。他杀了我哥哥,还瞒着大家若无其事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应该叫他落个和我哥哥同样的下场!打定主意以后,我就想尽办法。我常常站在两国桥下观看东洋织品工业公司的经理室。有一天,我在室町街上和米造相遇了。他从公司走出来,我就一直跟踪。那天,米造恰巧没有乘自己的小汽车,他在街上步行。米造把造金字塔模型的事告诉了我。我一听,表现得很有兴趣。米造看到我高兴的样子,便叫我替他做。米造对我毫无戒心,他是表里不一的坏蛋。可能他当时在想,把做金字塔模型的活儿交给我,多少能减轻一点他以前的罪过。我心中暗笑。我说我要给他介绍一个造型的能手,从而把他诱骗到户田町的家中来。米造一进屋,我就把门锁上,然后对米造说:“就用锡做金字塔模型吧。”米造的脸色顿时非常难堪。啊,竟是那么一副面孔!我冲着他说道:“30年前,是你杀了我哥哥,并把他扔进了化铁炉的吧!”愚蠢的浅田米造一心一意想造金字塔模型,突然面对30年前犯下的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罪行,当然大为震惊,全身发抖。我满怀仇恨,用早已准备好的绳子把他勒死,把他的尸体塞进壁橱里。然后,我穿上西装走出门,叫等着他的包车司机回去。这一切都成功了。22日清晨,我从天花板上拿下了早已准备好的箱子,把米造的尸体装进去,不动声色地扛到宇见铸造厂。一清早,走在昏暗的路上,我没有遇见什么人。我要学米造以前做过的那样,不留下丝毫犯罪的痕迹。成功的希望使我激动不已。走进厂里,巧得很,值班工人还在沉睡,我先把箱子扔进炉子里,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等生火开炉。7点钟,我点上了火,箱子一瞬间就烧着了,我把生铁、石灰石和焦炭奶下去,这时我才放下心来,完全不留痕迹的犯罪成功了。那天铸的是烧水壶。当我的视线落在厂里的造型砂上的时候,我吓傻了:烧水壶的加热度是一千度。我太慌张了,竟忘了处理米造的金牙,因为一千度是不能熔化金牙的,命运使我坠入无底深渊。我知道,迟早我的犯罪会被人发觉。不过,我对这个人生没有什么留恋,我想办的事已经办完了。现在,我从上市之濑村的山上眺望着遥远的九十九湾。这个村子,是日本沉降最厉害的地方,地面年年往下陷,海湾一点一点地浸蚀着下游的平原。想到这个村子也终究要沉到海里去,我也不怕死了。刚才,我到无人祭扫的坟地去扫过我母亲的墓。对这个世界,我再也没有什么留恋了。

    l月15日,还处在新年的休假期间。穿着节日盛装的姑娘们在东京文京区传通院大街上打羽毛球。从传通院前穿过初音町,在向通电车的大路去的中途,有一个肮脏的角落。那里有不少人从事着业余装订工作,所以15日就有女工来上班了。早上10点钟光景,横井装订所的老板娘在昏暗的厨房里惊叫起来。她想拿烧水壶去装水的时候,失手把烧水壶掉在地上,壶嘴儿掉下来了。

    “年底才买的,铸件毕竟不牢啊。”她喃喃自语,把掉下来的壶嘴儿捡起来捂上去。仔细一看,烧水壶做得不好,壶底太厚,破裂的就是这块过厚的地方。

    “奇怪啊。”

    说着,老板娘的眼睛突然发亮了,在壶的破裂处有一样东西在闪闪发光。老板娘注视了一分钟,忽然吓得脸色苍白了。

    “金子啊!快来看哪,烧水壶里有金子呢!”

    老板跑过来一看,顿时也吓得面如土色。

    烧水壶里出现金齿冠的消息立即传到了老板娘买水壶的初音町天马堂食器店,警方在当天接到了报告。

    十善警部给太子堂的浅田家打了电话,但是十系子和香取秀男已经不在那里了。警部严肃的面孔露出了一丝微笑。

相关推荐:水上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