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德·姜《人类科学之演变》短篇科幻小说在线阅读

2021.8.17 悬疑小说 0

作者:特德·姜(美国当代最优秀的华裔科幻作家之一)

  自从一份具有原创性的研究报告最终提交给我们编辑部发表至今,已有二十五个春秋了。现在时机已经成熟,可以重新审视当年曾引起广泛争论的这个问题了:处在一个科学探索的前沿已超越人类理解力的时代,人类科学家究竟担当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毫无疑问,我们的许多读者都读过这样的论文:第一个获得文章所描述的研究结果的人正是作者本人。但是当超人开始主宰实验性研究领域以后,他们的许多研究成果只有通过DNT(数字化神经传送)手段才能获得。这种情形愈演愈烈,最后,学术刊物只能发表翻译成人类语言的二手文章。如果不借助DNT,人类就不能真正彻底领会最重要的研究成就,也不能有效地利用新工具来从事研究。另一方面,超人还在继续改进DNT,更加依赖它。人类阅读的刊物非但已经沦为普及读物,而且是非常低劣的普及读物,就连最杰出的人类精英也发现这些最新研究成果的译本不知所云。

  无人否认超人科学带来的诸多益处,但科学研究者所付出的代价之一是:他们也许再也不能对科学做出原创性的贡献了。有些人干脆离开了研究领域,即使留下的也把注意力从独创性研究转移到诠释学:诠释超人的科研成果。

  首先,文本诠释学流行起来,因为已经有了兆兆亿字节的超人类出版物。虽然这些出版物的译文意义晦涩难懂,不过大抵并非完全不确切。诚然,破译这些文本与传统古文字学家所做的工作迥然不同,但这方面的工作在不断取得进步:最近的试验证明,汉弗莱对面世已有十年之久的组织亲和性遗传理论的破译是正确的。

  由于有了基于超人科学的崭新手段,从而催生出有关超人成果的诠释学。科学家开始尝试逆向处理这些成果,其目标不是批量制造可以同超人成果相竞争的产品,只是为了理解超人工作背后的物理原理。最通常的技术是对毫微器物的晶体学分析,这种分析经常为我们理解机械提供崭新的视觉。

  最新同时也是迄今为止最为深思熟虑的科学探索模式是超人研究装置的远程感应。最近的研究对象是新近安装在戈壁沙漠下面的超级碰撞器,它的令人困惑的中微子信号是众多争议的主题(便携式中子探测仪当然是另一个超人装置,它的操作原理仍然难以捉摸)。

  现在的问题是,这些研究项目值得科学家去从事吗?有些人认为这纯粹是浪费时间,把它比作当可以在市场上轻而易举获得欧洲制造的钢铁器具时,美洲印第安人却把研究的精力耗费在青铜熔炼上。如果人类是在同超人竞争,这个比喻就恰如其分了,但现在经济繁荣,物资充裕,并不存在这种竞争的迹象。事实上,重要的是认识到.与早期众多低科技文化面对一种高科技文化的冲击时的情况不同,人类既无被同化也无被灭绝的危险。

  目前仍然无法增大人脑,以植入超人的大脑。为了使大脑适应DNT,苏吉莫托基因理疗法必须在胚胎神经开始形成之前进行。由于这种疗法缺乏同化机制,这就意味着超人孩子的人类父母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要么允许他们的孩子浸润于超人文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孩子变得对父母完全隔膜,要么在孩子成长时期限制他们使用DNT,而这对于超人来说是一种无情的折磨,剥夺了他们应有的权利,就像把孩子隔绝于世人一样。难怪近年来父母们选择苏吉莫托基因理疗法的人数几乎降至零。

  结果是,人类文明可能会继续存在下去,这一文明传统将把科学当作其关键部分。诠释学是科学探索的正当方法,并且像原创性研究一样,能够增进人类知识。此外,人类研究者可以洞悉被超人们所忽略的种种用途。超人由于拥有优势,因而容易忽视我们所关注的问题。比如,设想一下,是否可以研究出一种不同的智力提高法,允许人们逐步把自己的智力提高到堪与超人比肩。这种疗法将提供一座桥梁,架通我们人类这一物种历史上最大的文化鸿沟。这方面的问题,超人可能连想都不曾想过去探索它。仅仅这一可能性便足以说明人类继续科学研究事业的合理性。

  我们不必对超人的科学成就而感到惊恐。我们应该始终铭记:使超人成为可能的科学技术正是人类创造的,他们并不比我们更聪明。


  后记

  这篇小说最初是为《自然》杂志创作的。这家专业科学杂志决定在2000年每周刊载一篇描写未来的小说。既然准备发表在科技刊物上,我决定写写科技刊物本身。我开始想像,如果未来产生了超级智力,这样一份科技刊物会像什么样子。威廉吉布森曾经说过:未来其实已经到了,只不过分布得不均衡而已。比如现在,世界上有些地方的人根本没听说过电脑,即使听说,也觉得是发生在远方别人身上、与自己遥不可及的事。我觉得,不管未来发生什么科技大革命,这种情况仍然会出现。

  (于飞译)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