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悬疑惊悚推理小故事系列60:【私生子】

2021.6.22 悬疑故事 10

私生子

大卫很小的时候就遇见以撒了。他还记得他的妈妈——一个贫苦的黑人妇女,带着他祈求父亲将他收留。他们在父亲的农场外面守了三天。父亲最后还是心软了,于是以撒便留在了农场中。 刚来的以撒是多么瘦小啊,像一只被雨水打湿的小狗缩在角落。小小的大卫嬉笑着过去牵住他的手,以撒次在大卫面前露出笑容。那便是友谊的开始。

小大卫搬来一张椅子,坐在案桌上,在纸上写下歪歪扭扭的字:

今天有一个小朋友住进来了!他妈妈说他的名字叫以撒。他有柔软的卷发,明亮的眼睛,他的皮肤黑黑的,却不像农场里其它黑农那么黑。以前农场里只有我一个小孩,现在加上他,就有两个了,我们可以一起玩了。

大卫和以撒在一起的时光是多么快乐。白天在大人面前以撒就假装是大卫的仆人,等大人们走了他们俩又嬉笑打闹在一起。他们一起爬树,无忧无虑的在原追逐,坐在河边一起钓虾,胡乱的唱着错漏百出的歌谣,提着桶在太阳下山前赶回家。

小大卫在日记本中写道:

跟以撒在一起真是太开心了,以撒年纪比我大一点,个子比我高一点,钓的虾也比我多,什么都比我好一点,甚至家教来给我上课的时候,他在一边听,也能帮我解答功课上的问题。他可真聪明啊,有时候我看着他的脸,感觉他就像我的哥哥一样。但是妈妈好像不太喜欢他,是因为他的黑皮肤吗?我相信只要再过久一点,妈妈肯定会喜欢上他的。

不知不觉大卫和以撒一起快乐的度过了两年时光。他们已经像亲兄弟一样形影不离了。

有一天大卫偶然看见父亲和几个看起来像种植园主的人争论着什么,那群人看起来趾高气昂,摆出咄咄逼人的架势。吵了有几分钟,父亲渐渐败下阵来,手扶额头沉默不语,那群人又对父亲说了一阵,然后就满意的离开了。大卫依稀听见他们在争论中提到了以撒的名字。那群人走后大卫就偷偷溜走了。

到了晚上父亲面色凝重地把大卫拉到一边,告诉他以撒要走了。

“以撒渐渐长大了,他不能一辈子留在这里当你的仆人。他们给他在别的地方找了一户人家收留他,他会过的很好的”。

大卫为这件事情伤心了好几天,但看到以撒一脸期待的表情,他又不禁为他感到高兴。

“大卫!我终于能走出这里去外面逛逛了!他们说那户人家有自己的庄园,那里也会有我的一块田,我可以到那里去帮忙!那里有大片的田,到了秋天,田里成片都是山莓和玉米,我可以装上满满一篮子回来看你!”

看到以撒说的眉飞色舞,喜形于色,大卫由衷的为他感到高兴,他的朋友终于能有属于自己的一块地了。

离开的那一天,有一辆车开来大卫家的农场,车上的人将以撒接走了。 大卫那天晚上在日记中写道:

今天早上以撒走了。以撒一大早就起床整理自己,他满心欢喜的整理自己的行李,穿上他最漂亮的衣服,我帮他把头上的卷发也梳的整整齐齐。我是多么希望他能留下啊,但是我还是笑着送他走出屋外,爸爸说等我再长大一点了可以去看他。

其实爸爸也舍不得以撒的吧,他走的时候,爸爸没有出来送他,但却一个人躲在窗后偷偷的看他,我早就发现了!

以撒上车后笑着向我挥手告别,在他不在的日子里我会很想念他!希望以撒走后一切都好,我已经等不及去看他和他的庄园了!

以撒走后,没有了他的陪伴,从前的游戏都变得索然无趣。

有一天早晨,大卫一个人在以前他俩一起玩迷藏的树林中游荡,他拾起地上的一段枯枝,抽打着身旁的一棵树,直到累得躺倒在地上。

他看着天空想:以撒现在在干什么呢?这会儿他应该已经开始在庄园里干活了吧。不知道我叫爸爸帮我寄的信他收到了没有,他什么时候会回信呢?

突然他看见树干上有一道白色的划痕,他惊喜的跳了起来,这是只有以撒和他才知道的暗号。过去他们在树林中就是用这种方式找到对方的。

他左顾右盼,找寻着下一个”暗号”,他顺着划痕的指引一路找寻过去,他在树林中越走越深,他不住加快脚步,呼喊着以撒的名字,不住的张望,仿佛下一秒以撒就会突然从某一棵树后面跳出来吓他一跳。

他越跑越快,迫不及待的想见到以撒,然后再和他一起爬树,一起在树林中追逐,一起钓虾,一起在夕阳下手牵手回家…

然后…

然后…

一阵大风吹过,落叶簌簌飘落在地。大卫看到了树下的景象:一条布蒙住了以撒的眼睛,从树枝上垂下了一条绳子。以撒在绳子末端晃荡着。

他的胸口挂了一块木牌,上面狰狞地写着——私生子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