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恐怖实话:恶作剧电话

2022.12.1 悬疑故事 3344

恶作剧电话

作者:star227 (直树殿)

日本恐怖实话:恶作剧电话第01张

那时候距今约十几年前的事了

佐野(假名)还只是个普通的高中生,碍于家里父母亲都是都心内某大医科出身

在望子成龙的心态之下,佐野父母一心要佐野考间好大学

所以佐野家的升学压力不同于一般日本家庭

而佐野不负父母所托,成绩一直都在校内前几名,也相当被老师看好

不过,升学压力这种东西真的非常可怕

于此,佐野开始私底下做了不少荒唐事,好比说:

空闲时到处按人家电铃、飙车、跟混混打架后报别人家的名字(以至于混混找到别人家去)

整体来说简直是白目到一个极致的屁孩

那时因为常常拼考试而熬夜,因此三更半夜书读不下了

便会偷偷溜出门骑着脚踏车到处晃,虽说在日本半夜能做的事情不多

只道是中二屁孩的能力毫无极限,他终于找到半夜能抒发压力的方法

日本住宅区的住宅区中在接近车站或公园的地方会有公共电话

而电话亭里面的台子下基本上会放一本黄色的电话簿

(依笔者于2007年于日本短住时,确实公共电话亭里有电话簿存在)

某日,佐野骑脚踏车经过公共电话亭时,心血来潮

就把车随意停一旁,开始随意翻起电话簿,然后开始他的恶作剧电话之旅

一开始打到人家家难免有些紧张,毕竟是新手

所以通常人家接起来后就只是单纯的沉默,然后在人家喂了一阵后等人家挂掉

不过也有些人可能因为早上工作的压力,在挂掉前都会乱骂一顿才挂

「这样人家可以抒发压力、我也可以得到满足」

他抱持着这种自以为是的(中二)想法,持续的做着这种北烂事情好一段时间

基于连续一个月都吃饺子也会想吐的心态(什么烂譬喻!?)

他对于无声的恶作剧表示腻了,因此他开始想说是不是该讲些什么

刚开始当人家接起电话时,他会先沉默,然后问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

好比说:「今天吃的晚餐好吗?」、「现在几点?」、「赶不上电车好困扰阿」

当然三更半夜的被从公共电话打来的神经病问这种问题

多多少少会造成相当的恐慌,于是电话对面的人开始有了比较激烈的回应

这时,佐野的斗M潜能开始被慢慢的激发出来,于是越玩越起劲

以前可能是一个礼拜一两天跑出来干一次这种屁事

到后来频率增加到一个礼拜四五天,简直停不下来啊~~~嘶!

果然,我必须说果然,屁孩的中二力(还有斗M力)通常是可以突破极限的

佐野也不例外,在一连串无关紧要的问题之后,他开始力求改变

为了得到对方更激烈的反应,他开始讲一些恐怖故事或电影有的台词

譬如说:「好寂寞…」、「你可以陪我吗?」、「我在你家楼下喔…」

而且不单只是讲话,甚至还会做一些音效,诸如哭泣声阿、电话杂音阿等等

相当然尔接到电话的人的态度也随着他的白目行为更加的害怕

佐野则相反的在对方感到害怕的同时得到了相当大的快感

依照这种故事模式他是一定要踢到铁板的,所以佐野也不例外

在他持续这种行为好一段时间后他开始兴趣缺缺

于是正当他打算打完他自以为最后一通恶作剧电话时,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一如往常,他打过去后响了一段时间,有人把电话接起来了

声音听起来是一个很年轻的女生,轻轻的喂~了一声

「你可以…帮我…开门吗?」

这边的点点点,是佐野很用心的故意模仿风声所做的杂音

本来预期对方会有更大的反应,但是沉默了约30秒的时间后

对方居然淡淡的回:

「好吧」

然后电话就挂了

哇靠,毫无反应欸,这么屌!?

不服输的佐野就特别把刚才的电话记了下来,又拨了一次

在电话开始响的时候,这段时间不知怎么的对佐野来说异常难耐

可能是玩了这么久的恶作剧电话,第一次遇到这种反应,有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于是在等待的期间他努力的发挥中二力,想着接下来要说什么

「喀嚓」一声,电话又被接起来了

同样的,跟刚才一样,是ㄧ个年轻女生的声音,轻轻的喂~了一声

「我…好冷…让我…进去…」

在等待的同时,他不断的对着话筒吹气

好像刮大风似的模拟,但实际上那天只是一个平凡的夜晚

佐野认为这样更能添加诡异感,于是玩得特别起劲

正当他期待着对方会有什么反应时,突然

「呵呵」

很轻的两声,有点轻蔑,好像觉得他的行为很有趣般,然后电话就挂了

这时屁孩如他便开始恼羞了,我用尽心思的演技,居然敢嘲笑我?

二话不说,他又拨出了第三通电话。

不知是不是错觉,电话接的速度越来越久,让他越来越不耐烦

于此同时,他思考着「是不是自己的演技不够好?」、「该说什么才有爆点?」

等了一段时间,电话一如既往被接了起来,同样的女声淡淡的喂~了一声

「什么态度阿?好似没事一般,果然是在小看我啊蛤~!?」

于是他又发挥了他过人的演技,伴随着自带风声讲出了经典恐怖台词

「救..救..我..」

(タ..ス..ケ..テ..)

在等待对方回应的时间,当然风声是必须要der

而且这次他加上了敲东西的声音,理由不明,单纯觉得会增加恐怖感

打过以前的公共电话的人都知道吧?

就算打过去不说话,因为电波经由媒介物传导

总是会听到话筒对面会有些杂音,物质干扰什么的

佐野等待电话的途中,还能依稀听到这种些微杂音

在过了一段等待的时间之后,突然那些杂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

是异常诡异的安静,接着,在他听话筒的另一个耳朵旁出现了一个很清晰的声音

「我去找你」

然后电话就断了,在他听话筒的耳边响起了挂断电话的嘟嘟声

「什…什么阿!?」

正当他不知所措时,远远的他看到深夜巡逻的警察骑着脚踏车

从稍微有点远的距离慢慢的朝自己准备回去的方向骑过来

可能是因为作贼心虚的心态,比起对方的回应

当下让他觉得比较麻烦的应该是被警察盘问,于是他也就没多想

只觉得算了改日再战,便偷偷记下这个让他感到莫名其妙的号码

骑着脚踏车向警察迎去。

与警察交会时离电话亭也好一段距离,而警察看到他这么晚还在徘徊

又一副屁学生样,毫不意外的就把他拦了下来开始起了例行寒暄(问话)

「同学,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外面?」

「哦~因为我熬夜读书啦,想到有东西放朋友那边想打给他,但是怕吵到家人…」

「是喔,好吧,那快点回家,考试加油啊!」

「谢谢你,晚上辛苦了」

当目送警察离去时,眼睛扫到了刚刚自己所在的的公共电话亭

不知何时,发现有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长发女生,站在电话外

像是在窥视什么一样,单纯望着里面却迟迟没有进去

「该不会…?」佐野想起了刚才的恶作剧电话

「不可能吧,应该只是想用电话的人而已,想太多了哈哈」

于是便骑车回家…

因应高考模拟测验,佐野很快的又回到正常的生活中

虽然那日的恶作剧电话还是让他多少心里有点在意

但是来自父母的压力更是当务之急,因此很快的他的心思又转回了考试上

在经过两天左右的模拟考试后,当然就是跟朋友到处唱卡拉OK、打保龄球等等

大概只过了三四天左右的时间,一般的休闲活动已经满足不了他

所以他又开始了屁孩的行为,也就是深夜的恶作剧电话

同样的挑了终末电车过后的时间,一如既往的骑着脚踏车到电话亭里

翻着电话簿找寻下手的目标时,不知为何,他想起了当时的败战纪录

「要现在打吗…不!晚点好了」

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恐怖电话这种东西,越晚打效果越好

因此他依序挑几个「前菜」热热身,当作是打魔王前的练功活动

首先他先检证上次那几招是否是因为演技太差,于是挑了其他组号码连拨三次

预期的效果想当然尔是非常的好,对方同样是个女生但却吓得要死

一下说什么「对不起我错了」,一下又说「拜托你放过我」(怎么有点色色der?)

在确信了自己的演技没问题…不对,与其说演技没问题

不如说这样的反应简直让佐野的信心值达到了MAX,因此在他自认为的热身完毕后

他又回拨了同样的电话,当时时间逼近晚上两点

第一次,没有人接

第二次,没有人接

第三次,没有人接

「阿咧?没有人在吗?」在准备打第四次的时候,佐野回头一想

「这么说…表示上次其实是有成功的意思吗?那女生只是装作镇定的样子?」

虽然没有感觉完全复仇成功,但还是不自主的开心了起来

anyway,对佐野今天的任务也算告一个段落了

当他正准备离开始,公共电话却响了起来

基本上公共电话打出去时是不太会显示号码的(有些会)

再者,佐野自己也试着拨过自己家测试过,藉口说自己忘记带文具用品

顺口确认公共电话打到住宅电话是否有显示,以此确认恶作剧电话的隐密性

当然从家人那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只会单纯的表示是来自公众电话

而从上篇这样到现在为止,笔者描述佐野的性格相信大家都能揣摩个一定程度

这家伙屁归屁,但是还算谨慎,所以照道理来说没办法回拨的电话

却突然在深夜时响了起来,而且是在他打了他觉得颇为诡异的号码之后

就算是自己想太多好了,这时候还会接起来的基本上都是白痴

于是他理都不理就离开电话亭骑上脚踏车回家

不过,人家说好奇心会杀死一只猫不是没有道理

所以在骑了约两百公尺后,佐野停了下来将脚踏车调了头

但是一调头他就后悔了,因为不知何时

他瞄到了从他刚刚出来的电话亭外,站着跟上次同样穿着白色连衣裙的长发女生

唯一不同的是,他看到那个女生几乎是把脸贴在电话亭门外

那已经不能叫窥视了,反而比较像在找猎物

因为异常诡异,他也没多想就把脚踏车又调回回家的方向

只可惜,那女生像是注意到他一样

慢慢的离开了电话亭的玻璃门,然后转身面对着佐野

深夜两点的日本住宅区街道,要说暗也不至于

每隔几步就有的路灯,再加上电话亭本身灯光的亮度

照理说应该可以稍微看到该女生脸的轮廓

佐野看到的却只是一整片黑,但是他很清楚知道,她在笑

然后缓缓的迈开步伐往佐野的方向走了过来

以那迈开的脚步去推算的话应该要是跟一般人在散步没两样才对

却那速度是以跟骑脚踏车差不多的速度逼近

「跑!」

这个念头一起,佐野头也不(敢)回的往自己家的方向冲

一到家直接就跳下脚踏车,冲进家门后上锁

满身大汗的他,靠着大门坐了下来吐着大气安慰自己

「一定…一定是我想太多了…」

佐野家的门不是实心门,而是门的一边是毛玻璃那种

正当他冷静下来时,他发现后面的毛玻璃外面

贴着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生,虽然看不清楚脸

但是很明显的,有双眼睛直直的看着坐在地上的佐野

经历过这样的体验之后,佐野便不再半夜出门打恶作剧电话了

但不怎么可喜可贺的是,人都是健忘的

于某次补习班的联谊中,佐野得意忘形的跟大家讲起了这次的体验谈

在吓女生的高亢情绪下,整个联谊的气氛越来越热络

「欸,佐野,那电话还留着吗?」

「有阿,干嘛?你想试试看吗?」

「当然阿,谁知道你是不是瞎掰的阿,哈哈哈」

其他人听到有人这么说也纷纷开始起哄,质疑起佐野的故事

其实这只是很单纯的激将法而已,而且多半都是随口说说

不过这家伙不服输的个性当然是吞不下这口气

当下便邀了同一群人到电话亭准备检证

虽说是不服输啦,但那经验难免让佐野心里有疙瘩

于是便把记下的电话号码拿给了其中一个男生,我们姑且称他为丸井好了

检证的方法是,其他人躲在离电话亭一段距离的转角处

让丸井自己一个人在电话亭里打这个号码

开始后过一小段时间,只瞧见丸井一派轻松的从电话亭走了出来

向佐野一行人招了招手后便潇洒的走向他们

「怎么样?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是没有啦,完全,真的完全就只是个空号而已」

「怎么可能…」

佐野觉得不可置信,因为这电话他不是只打过一次而已

总计起来前后算一算有六次左右,当下便觉得是丸井为了逞强随口说的

于是又从一伙人中推了一个胆子也颇大的男生出来,这边以高岛代入

同样的大家缩回转角处等待了一阵,高岛也出来对着佐野他们招了招手后和大家会合

一行人当然又开始了盘问

「如何如何,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没有是没有啦,但就跟丸井讲的一样,是个空号」

话虽如此,但高岛话中有话很快的就被大家都注意到

所以几个人又继续追问下去,没想到高岛有点没好气的问起大家

「是说,你们刚才是哪个家伙要故意吓我是不是阿?演技有点烂欸」

「没有阿,我们都在那边的转角欸」

「真的吗…?可是我刚刚看到玻璃反射出我后面有个女生欸…」

「不可能啦,我们在外边谁也没看到阿」

众人静默了一阵,这时丸井说:

「感觉像有人注视着你对吧?我以为是我想太多…」

「对对,我虽然看不清楚那女生的脸,但是眼睛倒是很清楚的直直盯着我」

高岛也附和起来

这时几个跟来的女生开始「好恐怖」「讨厌啦」的瞎叫起来

身为怪谈主角的佐野这时却逆转了自己的立场,开始耍起帅来安抚大家说什么

「你们一定是串通起来吓大家的啦,我随便掰的故事你们演的跟真的一样」

「被发现啦?哈哈哈哈」

「我们演技还真不是普通的好欸~ya~」

听到佐野这么说后,高岛和丸井也配合的一搭一唱

而众人听到他们这样说似乎真的放心不少

于是一群人便又浩浩荡荡的往车站附近的居酒屋准备下一摊

但是佐野自己心里知道高岛和丸井感觉到的,到底是真是假

那场联谊过后不久,大家突然接到消息说丸井出车祸,于是便各自找时间探望他

佐野挑了一天他比较空的时间,混完游戏场后带着午餐到了丸井所在的医院

一进病房看到丸井的病床旁坐着高岛,两人似乎在聊着什么

「唷,感觉怎样?很严重吗?」

两人回头看到是佐野,便赶紧抓着他问道

「欸,果然那电号码有问题对不对?」

「什么号码阿?」才刚打完电动的佐野被问的莫名其妙

但是他马上联想起那天联谊时的事情,便反问怎么一回事

丸井这时才讲出他出车祸的原委

◎丸井的车祸

联谊后的隔天,丸井打工完觉得全身疲累

因此走了平常偶尔才会走的暗巷回去,在他转进去巷子里时

突然明确的感觉到那天在电话亭里的视线

一开始他以为只是自己想太多,又在自己吓自己

所以也就没想太多,继续走他自己的路

但是走了一下子,那视线越来越强烈,便回头一看

恩,什么都没有

于是他又继续顺着巷子慢慢走,头才刚转回去开始走

他就听到很清楚的听到有脚步声,像是光着脚在走路一般

「啪搭、啪搭」的跟在他身后

而且不是一段距离的身后,是非常近的身后

这时他开始害怕了,便加快了脚步

可能过于在意所以也没注意到前方的巷口是比较大的马路

直接就被车子撞上,断了一条腿

驾驶下来后询问他的情况,帮他叫了救护车

最后问了他一句:「刚刚在你身后的女生呢?」

◎被警察质问的高岛

相比于丸井,高岛也遇到了差不多的事情,只是没出意外

在丸井发生车祸的隔一天,大家还尚未接到丸井车祸的消息

高岛同样在打完工的路上,骑着脚踏车准备回家

在过了某个转角,突然听到后面有脚踏车铃声

他回头一看,原来是骑着脚踏车的警察

「我说,你刚刚双载了吧?」

【这边由笔者跟各位解释一下,在日本对于脚踏车的规矩颇为严谨

不但规定晚上骑脚踏车必须得开灯,每台脚踏车要有身分登录,类似于车牌

喝酒骑脚踏车,以及双载行为都是被禁止的,

当然像台湾这样加装火箭筒就更不用讲了】

高岛则是被警察问得一头雾水

「没有阿,怎么一回事?」

「不要装傻喔,刚刚我看到你后面坐着一个白色连衣裙的女生,长头发的」

「我一直都是一个人阿,打工的地方就在前面不远而已」

「难道是我搞错了吗…? 嘛,反正你下次注意一点就是了」

事情还没完

高岛家的门类似于佐野家那样

只是毛玻璃只有在猫眼以下,而且只有中间一条

正当高岛关上大门踏上玄关的同时,突然透过毛玻璃

门外的热感应灯亮了起来正当他感到奇怪回头一看

他发现门外的毛玻璃被一个模糊的身影遮住

是一个女生的身影,但不出几秒热感应灯灭了之后

高岛透过猫眼往外看

当然没有半个人

佐野、高岛、丸井本来只是补习班的同学而已

自从探丸井伤势之后的谈话,三个人开始常常聚在一起

久而久之的变成了死党,一方面是个性都很像

另一方面就是只要遇到了什么事情可以共享情报

话虽如此,但有时候胆子越大的人,做起事来越谨慎

更遑论三个人打了那通电话后遇到的怪事

相对的对于那个未知的电话号码就更不加多谈

就算是补习班的联谊中被问起这件事

三人也不约而同的说只是玩笑而已,并非真的有什么

而在考生生涯结束后,佐野和丸井上了都心内某医大

高岛则上了另一间离都内稍远的国立大学

虽然考到不同的地方,但是念在考生时期建立的感情

三个人合租了一间稍微偏郊区,但坪数颇大的公寓

在课程研修结束时,晚上于公寓内会合后,便会找个地方杀杀时间

纵然三人各自找到打工,怎么说还是学生身份

因此居酒屋什么的当然不可能常去,所以就近选了离公寓最近的便利商店

可能因为太常出现在便利商店的缘故,久而久之跟店长混的也挺熟

而且不只店长,还有另外的两人组也跟佐野他们一样属于夜猫子咖

常常在接近深夜的时候,跟佐野他们一样泡在便利商店闲聊

莫名其妙的,「深夜的五人屁孩」团体就这样组成了

先说说新加入的两人组好了

名字分别给他们取做「浅山」和「沼田」吧~

同样的是租在佐野他们公寓的附近,身份也是学生

不过这两人比起佐野的三人众更加的铁齿

对于鬼怪之类的事情异常的叱之以鼻,可能是岩手县出身的关系

常常嚷着自己是从「妖怪的故乡」*来的,听过很多口耳相传的怪谈

但是要说遇到,长这么大连遇到没遇过

所以对于佐野三人遇到的事情,两人只单纯觉得

「区区都市传说是吓不倒妖怪故乡的子民滴」

三人的个性虽然都有点好强,但有前车之监的关系也不打算再多嘴下去

这时,店长默默的加入了话题

「欸,你说的电话号码,可以讲的详细一点吗?」

这时大家颇为惊讶的望向店长

店长看起来只是个中年大叔,而且不像是对怪谈类的话题感兴趣的人

再说平时五个人在聊天时,店长也很少参战

所以对于店长突如其来的要求,三个人当然没有拒绝

把自己遇到的事情很有默契的前后衔接成一段故事,整段如实道来

有趣的是,店长在听的期间却什么话也没说

甚至在某些一般人会觉得害怕的部分,也没有做出任何的表情

「总之就是这样,店长觉得怎么样?」

这时浅山和沼田则在旁边开始说什么

「典型的都市类传说阿~跟一般怪谈的起手式差不多咩」

「有趣是有趣,可信度有待加强啦~」

当两人又打算给佐野三人上起他们自修的「怪谈民俗学」时

「04x-x9x-4x1x」

佐野一惊,这不正是他们打的那组号码吗?

「店长,你怎么知道这号码的?」

在佐野他们讲自身经验时,号码这一块通常是不会在故事中提起

再说时隔相当久的一段时间,佐野也只依稀记的几个位数

就算跟高岛、丸井记得的部分拼拼凑凑,当时确切拨出去的是几号说真的还是不清不楚

但是当店长讲出来时,三人的记忆就像被唤回来一样

纷纷异口同声说

「没错,就是那个号码!」

本来不相信的浅山和沼田,这时开始感到兴趣了

纵然如此,两人还是抱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说道

「不会是店长串通他们三个一起唬弄我们吧?」

这时店长娓娓的说起他自己的故事:

—————————————————————————–

◎店长的故事将使用第一人称

那时候我跟你们一样在考生时期,因为课业繁重造成的压力

加上自己脑袋不好的关系,脾气非常不好

就算如此,因为胆子不大所以也不会造成人家的麻烦

唯一的做过跟你们一样的事情,就是深夜跑道公共电话亭打骚扰电话

那时候没想太多,随便挑个几个就拨出去了

通常我只是播完后就放着,然后靠在电话亭外喝起饮料

一边听着话筒传来的谩骂声,直到我拨了这个电话

那时接起来的是一个男生

声音听不太清楚,感觉很沙哑,而且伴随着像电视收播的杂音

一开始我没有很在意,但是后来发现

他一直在讲一些像在报路的话,基于好奇

便拿起话筒想仔细听听他在讲什么

「车站…前…直走…」

「…转角…路口…」

「..上坡…右…」

说真的,我听不懂他在讲什么

但是当我知道他在讲什么时,一切都太晚了

我那时跟家人住的地方,附近有个车站

往前走过两个路口后,左转会看到一个很长的上坡

过了上坡右转后,走过一个便利商店左转的不远处

就是我所在的电话亭

所以当我意识到时,转头看向那个转角处

有一个穿着西装,但是脸看不清楚的男人站在那边

虽然我看不清楚他的脸,不过我知道他在笑

与此同时,话筒的杂音突然不见了

取而代之传来的是很清晰的一声

「找到了」

我当然二话不说直接开始跑,但不管怎么跑,只要一回头看

那个男人总是出现在路灯下面,而且完全没有听到任何的脚步声

还有,每一次我回头,那男人旁边的路灯离我是一根比一根近

后来我干脆不再看他就加速直奔回家,正当以为自己已经安全的时候

家里的电话开始响了起来,一直响一直响

可是家人好像没听到一样,完全没有反应的在他们自己的房间呼呼大睡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礼拜左右,突然间电话不再响了

与此同时,小我一岁的妹妹也莫名的失踪

那天我妹说要跟朋友出去玩,可能会晚点回家

家人也没多想,虽然还是学生,不过她成绩总是名列前茅

因此不管她想干嘛总是不会被多说什么

但是后来连续两天都不见她回家,家人开始紧张起来

问了当天跟她一起出去的朋友,说是已经回家了

那天她们一群人因为唱卡拉OK到有点晚,所以干脆结伴回来

她们也确实看到她进了家门,而且记的还很清楚的是

她进家门时,还依稀听到里面似乎有电话的声音

——————————————————————————

「难不成…?」

「是阿,是我害的吧…」

在场的五人静默了一段时间,突然浅山开始大笑,然后沼田也跟着笑了起来

「干嘛阿!? 白痴喔你们?」

其他三人吓了一跳,责难起他们俩

「好啦好啦,我承认你们真的很厉害」

「是阿,真的很厉害,不过是说故事的功夫哪,哈哈哈」

佐野、高岛、丸井觉得这两人白目的境界超越了自己

无言到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店长轻轻的笑着说:

「骗你们的啦,看来我说故事的功力不弱嘛,哈哈哈」

听到这话的浅山和沼田又更嗨了,甚至还鼓起掌

因为这更加确信了他们认为佐野三人的故事是编出来的根据

三人里面比较有领袖特质的丸井,心里只觉得气愤

「靠,我是真的断腿了阿!」

还在想着,这种白目的人是不是真的就该让他们自己试试看那种滋味时

店长突然笑笑的说:

「我知道那组电话的所在地喔」

「怒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伴随着一阵吼叫,浅山和沼田整个兴奋了起来

「欸,反正无聊,一起去探险吧?」

「喔喔!好主意,欸走吧~」

说真的,佐野、高岛和丸井虽然害怕

但是打从心里也着实好奇这户电话的人家是在哪里

加上三人在犹豫时受到了浅山和沼田不断的嘲讽后,也就答应了

店长笑笑的叫了一台六人坐的计程车,便告诉司机地址

甚至替他们出了车费,让超屁二人组的情绪涨到了最高点

五人上车后,司机便往更郊区的地方开去

一路上两个人不断的讲屁话,气氛开始热络起来

搞得整车除了司机之外都在很嗨的状态

可是一路开,发现越来越靠近山腰,最后甚至看到了「○○灵园」的牌子

最后,车子停在了灵园前方不远处的公车牌下

而公车牌附近,有座在深夜中透出违和亮光的电话亭

「欸,感觉有点不妙欸..」

高岛首先发难,丸井和佐野也同意

浅山和沼田的脸色其实有点难看,

但是毕竟说要来的是他们,所以只好壮起胆子说

「这都是店长吓我们伎俩罢了啦」

「可能觉得我们吵吧,哈哈」沼田附和着

于是五个人下车后请司机等他们,便朝电话亭走过去

这时浅山居然这么提议:

「欸,验证看店长讲的是真是假,打那支电话看看,看电话亭会不会响」

佐野三个人面有难色的站在原地,沼田一看笑了一下又嘲讽他们说

「不会是吓到了吧!? 我打我打,电话号码告诉我」

于是沼田掏出手机拨了号码,接着电话亭响了起来

「哇靠,是真的欸,太屌了」

浅山望向电话亭,一脸兴奋的说

但是当他看向听电话的沼田时,沼田的脸色就不太好了

「怎么了?」

沼田将自己的手机递给浅山

「现在您拨的号码并未使用…」

那么,是谁打到电话亭?

「会不会是NTT*的维护作业之类的?」浅山首先这么说

「时间点这么刚好?」佐野很快的回问

「难说喔…」

浅山笑着然后走进电话亭,当大家要上前阻之他时

他已经把电话接起来了

过了一阵,浅山挂上电话走出来,脸色还是一副吊儿啷当

「怎么样?」

「都是杂音阿,只听到什么a…o…i…ka之类的意味不明的话」

「只有这样?」

「是阿,感觉就像维护作业阿,就说你们自己吓自己咩,我们都被店长耍啦~」

「好吧」高岛拍了拍手

「反正大家都确认完了,我们赶快离开吧~」

「嘛~也是,回去吧」

==============================================================================

过了两天,佐野接到了沼田的电话

「浅山死了」

「什么!?」

接到消息的三人大吃一惊,但不管如何总之念在有些交情的分上还是得去看看

一行人便糊里糊涂的各自翘了课跟着沼田到了岩手县去

那时浅山家里的人正讨论说是否要做「供养绘额*」,所以是由浅山的哥哥出来迎接

「我很常听他说到你们,谢谢你们照顾他」听到这话,四个人都哭了出来

当天告别式结束后,大家就近找了一家24h餐厅坐了下来

「说真的,现在还是感觉不到浅山不在了…」

「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便利商店吧」

「对阿,我们也只会在便利商店见到面吧…」

「他人虽然很白目,但确实是个好人阿…哈哈哈」

四个人很努力的想要粉饰掉朋友去世的沉痛感,硬是挤出几抹微笑

「说真的不知道为何,连个徵兆都没有就这样走了…」

「是阿,大概是我们去完灵园之后不久吧!?」

「还说什么蓝色的(aoika)?有点不知所云哪,哈哈…」

「蓝色的?白色的?黄色的?阿剔…」

可能是丸井想要搞笑,结果咬到舌头

大家看到他的糗样,纷纷笑了出来

不过,丸井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样,脸僵在那边

「怎啦?舌头很痛齁,哈哈」

「我刚刚发出t的音对吧…」丸井沉着脸说

「那是因为你大舌头阿」

「还有(日文:a to)…」

大家沉默了

「…三天(mi ka)」佐野接了下去

「难道真的是电话号码在作祟的关系吗?」高岛这么说

确实,距离那天浅山接电话只有三天

突然沼田说了一声「可恶」便跑了出去

不知道从哪找来了一根铁棒,冲到了附近的电话亭

其他人跟着他看到这种情形,打算上前阻止他时

电话亭居然响了起来

「喂喂,这里可是岩手阿…有没有这么巧…」

「不可能吧,这应该真的只是维护作业而已吧!?」

佐野和丸井嘀咕着,一行人傻在电话亭前

但没过多久,不等大家反应

沼田已经冲了进去「喀擦」一声接了起来

「喂!大声一点!」

「你在工杀小!什么两天!?」

只见沼田把话筒一摔,踹了公共电话一下,满脸气愤的走了出来

其他三人一阵惊慌,在沼田情绪平稳下来后

才终于意识到事情真的好像不是屁孩想得这么简单

总之一行人就先回到了沼田家商量对策

因为四个人慌慌张张的冲进沼田家门,他们的父母便问他们怎么了

考量到严重性,佐野、高岛、丸井三人七嘴八舌的从头到尾跟沼田父母讲了一遍

沼田父母一听大吃一惊,监于关系到生命危险

所以隔日一早沼田父母就开着厢型车带着四个人,到了更乡下的一个大宅里

「这里是什么阴阳师的宅邸嘛?」

佐野、高岛和丸井算是在都心内出身,基本上除了观光地和电视

还真没看过这种传统的和式大院,所以比起害怕,反而是新鲜感较多

「这户人家是潮来*世家」沼田颤抖着说道

相较起前几日满脸铁齿,现在的沼田的脸上清楚挂着满满的「恐惧」

在被宅邸的人引导到一间大和室后不久

进来了穿着白色吴服的阿婆和少女,不等沼田父母开口

老的便跟年轻的讲了一些话,因为是方言听不太懂

年轻的出去一下后,拿了一把大弓进来,而在这段时间

阿婆眼睛犀利的盯着沼田,像是要把他看穿似的

坐定后,阿婆又讲了一串方言,沼田开始剧烈的猛摇头否认,接着少女便说

「婆婆问说,你们是不是玩了什么降灵术?」

三个人一听也跟着沼田连连摇头,阿婆又讲了一大串后,少女又这么说

「你们身上都有着亡者的气息,尤其是这一位」少女指着沼田

「照理说这种气息只有亡者、或者将死之人身上才会有,

请你们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情」

于是沼田父母将事情大致讲了一次,接着又听到阿婆劈哩啪啦讲了一串方言

「婆婆说,一般来我们潮来在修行降灵术时会请来御白大人*守护,不这样的话

假设请来的亡者带有怨念不肯离开,很容易造成亡者占据生者的躯体

而当生者的身体无法负荷时,可能就会成为死者的替身。」

「不对阿,就算成为替身好了,对他们也没有好处吧!?」佐野这时提出了疑问

「有的,你们就成了过三途川的牺牲品而已」

「所以我们到底做了什么会变成这样,就只是打个电话而已阿」

然后阿婆又积哩瓜拉念了一串,少女听完后说道:

「婆婆说:听令堂令母所说,是透过号码吧?不敢说号码本身有问题

只能推测说可能频率的关系偶然接到了灵道*,而这条灵道可能很久之前就开在那了

虽然透过灵道的频率接触到亡者的确会有危险,但还不致于这么明确的知道会被带走…

你们一定是直接到了灵道的附近,所以在你们身上感受到的气息…不,说式气息

不如说是钩子吧!?」

「喂喂喂,真的假的阿…」

「与其说降灵,这根本是诅咒好不…」沼田嘀咕着

总之经过说明支后,少女请四个人并排正座,然后将沼田父母请出屋外

随后阿婆拿出了一串际珠,然后操着方言不知道开始念起什么经文

「不管怎么样,请不要回头」

说着,少女便拿起大弓开始拨弄弓弦,随着拨弄的地方不同

弓发出的声音就好像乐器一样响起诡异的音调

这时四个人不约而同都听到了电话声响,于是开始摸起自己口袋的手机

「阿咧?我的手机呢?」

当沼田正想回头摸自己的后裤袋时,突然感受到感觉到自己的左肩膀好像靠着一颗人头

「请谨记我刚刚所说的话」

少女这轻轻的一声,沼田的头便不敢再转

忽然「空」的一声,少女拿弓站了起来对外一箭

弦上当然什么都没有,却刚刚的电话铃声像是被某人往四个人身后丢的老远一样

沼田也觉得肩膀上的人头像是被人家抽走,因此安心了不少

当整个仪式过后,阿婆和少女收拾好行头

接着跟沼田父母说,这四个人今晚必须得在这里过夜,不然难保亡者不会回头抓他们

「今晚我们会请御白大人保护你们,但请记得,不管你们听到障子(日式纸门)外

有什么声音,请不要打开门,御白大人不会在潮来之外的人现身,如果你们看到他

他便会离去,他一离去,就是你们的死期。」

「那我们想上厕所怎么办?」

「我会请人给你们夜壶(しびん),或者你们要准备宝特瓶也无妨」

当晚,四个人战战兢兢

这种体验说真的,以视听者的角度来说是很精彩

但是实际遇上了,就算是中二屁孩也是吓得要死

于是大家什么话也没说,一直待在房间尝试入睡

当四个人正有睡意时,突然听见面对庭院的那面纸门外

好像有人光着脚,踩着碎石地走向和室

「刷」的一声,那个脚步声的主人像是被一捆稻草尻到一样

接下传来的是人跌在碎石地上的声音

「沼田…救我…沼田…」

那是浅山的声音

「喂喂喂,别开玩笑了…」

「这什么鬼阿,以为是网路怪谈吗?太扯了吧」

当佐野、高岛和丸井三人不可置信的时候

沼田一脸激动的想去开门,此时三个人很快的就把他压在地上

「放开我阿,那不是我们认识的浅山吗!」

「废话,我们有耳朵好不,但是他已经死了阿!」

「大家都是朋友吧!救救他阿!他人就在外面阿!」

「这很明显是陷阱,沼田你清醒点!」

「要是他就这样被带走,你们良心过的去吗?」沼田激动的大喊

就这样四个人不断的吼来吼去,伴随着的

是门外不时的传来浅山,还有不知名的稻草声在挥动的声音

正当僵持不下之际,佐野对着沼田说道:

「早上潮来不是有说吗?这就像在抓交替一样,搞不好是浅山来抓我们…」

佐野其实是很理智的将早上潮来的话分析出来而已,但是沼田却瞪大了眼睛看着佐野

「你说什么!?」

说完直接挣脱高岛和丸井,给了佐野一记头锤

佐野被这么一锤,火也上来了,也回敬了沼田一拳

最后高岛和丸井只好一人一边,各压住一个人

不知道混战了多久,直到从障子的门缝透出了些微的亮光后

四个人才注意到已经清晨,高岛和丸井松了一口气放开两人

各自跌坐在和室上

不久,障子被打开了,进来的是昨日的年轻潮来

她眼神扫了一下四个人和凌乱的床铺,笑笑的说

「要不是我是潮来,看到这种情形还真有点愉悦。」

精疲力尽的四个人气喘吁吁的,也没去理会

但当他们忘向障子外面的庭院,看到一尊用草渣的人像穿着红色的吴服放在地上

而那人像面对的碎石地上,有一道明显的,像是人被拖走的痕迹

——————————————————————————

在潮来说事情已经完全解决支后,四个人算是安了心

坐着车往都心回去,感觉虽然像是做梦般

但回想前夜的争执,尴尬的气氛依然弥漫在四个人之间

后来高岛不知道想起什么,向其他人说道:

「喂,你们不觉得这件事情,像是被设计好的吗?」

「什么意思?」丸井问

「我和你,还有佐野在打那通电话时,顶多遇到怪事而已,过一段时间我们也没怎样

但是自从我们到了那个灵园后,好像整个爆发出来…」

「所以说…?」

「你不觉得店长很有问题吗?」

经高岛这么一说,大家像是想起什么

一到了自己住的地方后,便直奔那家便利商店

只不过那里的店长已经换了人。

据新的店长说

前店长的房东在今早去收租的时候,没有人应门

本来房东要直接走掉,但是发现门没有关,于是推开门一看

发现前店长已经吊在房间的灯台下死了。

(全文完)

====================================================================

◎补注:
1.妖怪的故乡:大部份讲到妖怪的故乡,会想到岩手县远野市,当然不外乎我们所熟知的远野物语。

2.NTT:日本电信电话,为日本最大的电信企业集团

3.供养绘额 :于岩手县远野市的传统习俗,从江户时代开始迄今,为了希望死者在那个世界过的安详,而将死者画在日常生活画之中。311日本大地震时有些学校会将因地震往生的学生们共画在一副毕业典礼图上。

不只于岩手县,比较著名的像是在东北山形县也有所谓的冥婚绘马 (ムカサリ絵马),简单说就是将死去的年轻男女共画在绘马上,供养在寺里,以神民为主见证亡者的婚姻

4.潮来(イタコ):相当于关西地方的阴阳师,大部分都是巫女比较多,通常日本人共称这些人为「灵能力者」,主要是透过降灵术让死者附身在身上与生者对话,当然这样的职业并非东北地方才有,在冲绳地方会称为タコ(tako)」。简而言之,跟乩身差不多。

5.御白样:普遍信仰于日本东北地方,算是农业之神、马神等等,神体多半由桑木制成,常见于东北人家中,在潮来女巫的降神中,也常用稻草(或艾草)坐成人形,套上简单的纸衣,弄成类似式神的样子。

6.灵道:常看日本恐怖节目的人应该都知道,就是死者从进出阴阳两界的通路版上有一篇「超人力霸王」也有讲到类似的东西(为什么不是凯武!)

(资料支援:wiki)

以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