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小故事:树顶上的女人

2022.11.15 悬疑故事 1206

树顶上的女人

​  首先,开始故事之前,我必须说我和我的朋友们真的是巨蠢。

  真的蠢。

  我们热爱一切有关我们这个农业小镇的都市传说。这些传说,例如沼男,半夜出来吃掉坏小孩;制衣魔,一个会把人剥皮再做成外套的疯子;最后,当然还有树顶女。

  我真不懂为什么在听完尤其最后一个传说之后,我们镇上的人没有搬光。这个传说是这样的:一名爱好大自然的年轻女子在林间散步,听到了雏鸟的叫声。她不知道这是猎人为了吸引猎物用的录音,于是她爬到树上找寻声音来源。到了树上,她变得极为暴怒,发现竟然有人会猎杀鸟类这样美丽的生物。

  女子试着毁掉播放录音的喇叭,当然也想毁了猎人。本来躲藏着的猎人走出来,开始对着她大喊,女子也回骂。在互相对骂的同时,一阵突如其来的风吓到了猎人,不小心误触击发了一枪,她前额中弹,在树上一命呜呼。猎人当然是脚底抹油,尸体还留在树上。

  像我先前说的一样,我跟我的死党们是一群蠢蛋。

  这群蠢蛋里有17岁的我和Travis,16岁的Michael和Angela,总共四个人。我们形影不离,只要镇上有什么都市传说我们都会去一探究竟,因为小镇上实在没什么乐子。

  Travis某天上网时发现树顶女传说并开始追踪,他一边咧嘴笑着一边要我们看这个故事。

  我们看完之后都给彼此一个大大的微笑,赞成晚上去树林看看。

  我们带了每人各带了一把手电筒跟槌子,另外还带了两个谷麦棒,跟烤鸡肉。

  带手电筒的理由其实显而易见,谷麦棒是粮食,槌子是拿来砸树用的。至于烤鸡,因为我们想更进一步激怒树顶女。别忘了她热爱大自然,还有什么事情可以比把鸡烤一烤,把树砸得稀巴烂更令她生气?

  我们沿途跋涉,开着手电筒进了树林。时间是晚上08:47。

  晚上08:52,我们在树林里被树根弄得跌来撞去,看不清找不到路线。

  最后到了据信是树顶女死掉的地方,我们用灯光探照地面,找到了「那棵树」。

  这是树林间最高的一棵树,一棵巨大的北美黄杉,树梢延伸攀进雾蒙蒙的星空之中。

  我喘了口大气,寒冷的吐息划破我们之间沉重的静默。

  「老兄,那边有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真的很糟糕……」Angela说。

  我视线循着她直盯盯的目光和摆荡不定的指尖,看见那棵树的树顶……挂着一具连着筋腱与风干血肉的的骷髅。地上有三支泛黄的骨头,它们最初掉落撞击地面时的地方还留有凹陷。我们看得到树上有个喇叭,他的电线被扯得破破烂烂。接着,我听到了Michael的闷声惊叫。

  我压低了声音问他,「你……是不是看到了树上有什么东西在动?」在这同时,一阵风袭来,带着腐臭与金属燃烧的气味。

  Angela在发抖。

  「那么,现在来看看传说是真是假吧。」Travis说着,拿出槌子。当他发出像是准备开战的吆喝,弄倒了一棵树苗的同时,我们反而畏惧退缩了。干燥易折的树枝在槌子持续的敲击下啪嚓的一声断裂。

  「Travis,好了啦。」Michael在发抖。Travis一个回头怒视,瞪得Michael只能住嘴。

  时间是晚上09:24。

  「你们给我……我不知你们是怎么想的啦!但是我打算要验证传说是真是假。我才不要在树林里大老远走了3英里多的路,来看这些好像骨头,结果其实是木头的东西。老兄,我可是花了钱买旅途装备来的。」Travis丢下这几句话,又继续摧残无辜的生命。

  Michael直盯着Travis摇头,转身就要离开。

  我拿手电筒照着Michael。「Michael,你要去哪?」天气很冷,我很不爽。

  「回家了啦。”他一边走着一边回我。

  「等等!」我追上他。「我跟你走吧,这个地方真的让人毛骨耸然。」他点头,我们继续在黑暗中摸索前进。暗夜中的寂静里时不时的传来吆喝以及断裂声,某个不幸的植物正遭受摧残。

  我们走了七分钟的路程,Michael停了下来。

  「干嘛?」 我问他。

  「嘘!」 Michael嘘了很大一声,要我安静。

  远处传来一声尖叫。

  是Travis的声音。

  时间是晚上10:35。

  我们跑回了刚刚那个地方,跑得很喘。正当我呼吸稳定下来的时候,我抬头一看,才刚吸进的空气像是肚子被揍一拳了般地又喷了出来。

  一个身体半边腐烂没有右手臂的女人,在Travis和Angela头顶盘旋。她的头发纷乱,跟身体一样也缺了半边。她的眼神既黑又空洞。她的腹部伴随着声响裂开,伸出了黑色像是触手的东西,往Travis的方向过去。我感到一阵恶心反胃。

  Travis大叫一声,本来想躲在Angela背后。那女人却无视Angela (我想可能是因为Angela没做出什么破坏自然的举动),嗖的一声一只触手巧妙地避开Angela冻僵但颤抖不已的双脚,刺进了Travis的嘴巴,穿过头颅。我吐出来了。Travis叫得乱七八糟,两眼眼窝开始涌出大量的血。我用手电筒照着女人,才看仔细了她的皮肤苍白,斑驳剥落,头也少了半边。

  还有一个弹孔。

  Travis发出最后声嘶力竭的呼喊后倒地不起,女人在他空中盘旋,触手迅速地挖了个坑。

  她不理会我和Michael。Travis的渗血形成了一条蜿蜒的黑色涓流,混着沙土,Michael的鞋则陷入这血土的泥沼中,附上一层褐色。

  当触手开始札着Travis的胸腔,缠绕他的颈子,再次伸进它在Travis头上开的洞,我又吐了。Travis的躯体被举起,我看到了他的目光还在慌乱的四处扫射。

  他竟然还活着。

  女人也发现了。

  「不…不…」我听到Angela口齿不清地说着。「拜托不要…」我不敢看了。

  我听见砰然巨响,Travis被砸在树上,被砸在地面,甚至被砸在岩石上。我听见他四肢飞散的声音,混着湿濡的撕裂声。我觉得他的血好像喷到我背上脚上,然后我听到了Michael的尖叫。

  转身回头。

  女人开始瞪着Angela。

  Angela开始倒退想逃的时候被树根绊倒,槌子和烤鸡从她口袋中掉出来,被女人看到。

  时间是晚上11:03。

  我惊恐的看着Angela,成为下一个受害者。她的死法不如Travis般凄惨。女人一支接着一支拆了Angela的手脚,Angela的尖叫声在每次的撕裂和寂静之间划出分隔,三者夹杂,直到她的头被扯下来才结束。女人把Angela软弱无力,染上血色的躯体和四肢丢进坑里。

  Travis的遗体也被丢进去,叠在Angela上面,两人一起被埋了。我又吐了一次…女人转向看着我,上下打量。一只触手在我口袋中搜索,发现了我的谷麦棒。

  我很庆幸我把沉重的槌子和烤鸡肉给了Travis,我的衣服没有口袋可以装这些东西。

  女人接着往Michael的方向过去。喔不,Michael的口袋和其他人一样,有槌子和烤鸡…Michael意识到这件事之后开始拔腿就跑,试着把女人带开远离我,迳自进入树林深处。

  女人也在后方追着他,触手迅速的在空中挥舞。

  Michael想办法让我可以逃走…

  我赶回家通报警长,而现在,手足无措。

  因为我的死党们的遗体如人间蒸发般不知去向。我很确定我给警方切确的事发地点位置。

  因为现在新闻媒体记者们包围着我家。

  因为现在越来越多人失踪。

  因为现在树顶女又被Michael带出树林了。而且她现在应该要来找我了…

相关推荐: